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九章 金虹贯空 冲玄成丹
    范长青听了这番话,眉头皱得更紧,缓缓摇头道:“不妥,此妖将暗藏杀招,无论是谁,一人恐抵敌不住,以我看来,当数人齐出,共杀之。”

    他有意将话题绕过张衍,直言一人无法对敌,然而任名遥目光微闪,神色故作谨然,道:“不然,这里水波茫茫,岛屿星罗棋布,这妖将修为不在我等之下,若是我等大举而出,他必然逃遁,到时怎能追上?范师兄,程师弟和祁连师弟难道就白死了不成?”

    他最后两句却是有意提高了声音,顿时引起在场诸人一阵回应,纷纷点头道:“任师兄说得在理。”

    任名遥自诩天资出众,在孟真人座下也算得上是得意弟子之一,然而谁都知道,只有得齐云天看重,未来在门中才有一席之地。

    齐云天身为三代大师兄,未来极有可能接任掌门之位,到时身边定需一批扶持之人,可这些年来他并没有招揽班底,本来任名遥也并不急,两人都是一师所出,他年纪又是孟真人座下最小,自觉最有希望得其看重。

    然而张衍的出现,却令他心中一阵警惕。

    齐云天一出关,便将张衍从魔穴中接出,此举耐人寻味,而最令他感觉有威胁的是,张衍虽然修道时日尚浅,但是精进奇速,同时又是真传弟子,修习的还是孙真人的《澜云密册》,他把这几点加在一处仔细盘算了一下,顿时悚然惊觉,自己的优势在此人面前几乎荡然无存,还大有可能会挤掉齐云天原先安排给自己的位置!

    此人不能留!

    现下却是一个大好机会,若是这张衍被这妖将除了那是最好,若是不成,也可借此一观此人实力,将来再做打算。

    范长青却一时犹豫不定。

    是那天离开灵页岛后,齐云天曾对了他说了一句,“范师弟。张师弟关系重大,若是你护持不周,我拿你是问。”

    虽然他语气说得平淡,但范长青当时却打了个激灵。

    要知道。虽然他们同为孟真人座下弟子,但是除了齐云天是得自孟真人真外传,其余门下弟子皆是齐云天代师传艺,虽然他平时不摆大师兄的架子,范长青却对他是颇为敬畏。

    门中十大弟子。师徒一脉只占四个,却能和世家六个弟子形成均势,一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齐云天的实力为诸弟子之冠。

    他说得话,范长青哪敢不听?

    他自以为理解齐云天之意,张衍到自己手下就是来混功劳的,若是“意外”身亡,可是要拿他是问了。

    他暗叹一声,心道若是当着众人的面偏袒张衍,那自己的脸面今后是没处放了,可是齐云天之话他不敢不听。无论如何也要将其维护下来。

    他一咬牙,正要开口,哪知这个时候,张衍站起身来,笑着一拱手,道:“范师兄,不如让师弟下去一会此妖。”

    范长青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开口,任名遥就立刻接了上来,道:“好!张师弟自动请缨。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一转首,对范长青拱手道:“师兄,既然张师兄都如此说了。你也不可太过不近人情吧?”

    范长青目光复杂地望了张衍一眼,也不开口,叹了声,坐在那里抬了抬袖子。

    任名遥眼中闪过一抹计谋得逞之色,霍然一转身,大声道:“张师弟出战。必然马到功成,我等便在此静候师弟佳音。”

    张衍微微一笑,并没有选择立刻飞遁出去,而是神色自若地走下大殿,再一步步走出殿门,门外玉台上两百多名明气弟子见他出来,不由自主地闪身让开道路。

    待他来到玉台边缘处,却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静静不动,似在思索什么。

    大殿中顿时有人出言讥讽,道:“这张衍莫非怕了?”

    “哼,没有真材实料也不要来三泊斩妖,什么真传弟子,纵然身死也不过是一笑柄!”

    “张师弟,你如此磨磨蹭蹭,莫非是想等那妖将自己逃走不成?”

    张衍却并不理会,双目闭起,似在体察什么,当所有声音都在慢慢退去时,天地中便仿佛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灵机感应变得前所未有的空灵澄澈,不染一尘,他的意识中清晰的感觉到,此刻正有一朵浓云向这此处飘来。

    是了,便是这个时候!

    他双目一睁,陡然纵身一跃,霎时,一道金虹自上而下贯空而过!

    下方妖将原本还是那副懒散模样,此时却突然脸色一变,大吼一声,手中大钺奋起一架,一道金芒却迎头撞在上面!

    只闻“轰隆”一声,恰似天崩一般,观战弟子脚下站立不稳,纷纷倒地,霎时雾气四散,金火卷荡,凭空炸起了漫天符箓。

    殿上诸人原本都在冷眼看那屏风,只是突见云气弥漫,大雾掩日,须臾间,隐隐约约似有一道光芒电闪而过,紧跟着耳边又传来一声霹雳炸响,接着殿外众弟子齐声发喊,呼声震天,众人不禁相顾茫然,不明所以,正疑惑间,一物从突从殿外飞来,落在地上翻滚不停,滴滴血迹一路从殿前延至殿中,外间传来张衍一声沉喝,“妖将头颅在此!可祭两位师兄在天之灵否?”

    范长青霍然站起,面带惊喜之色。

    任名遥却是脸色大变,继而不知想起了什么,神情阴沉的似是可以滴出水来。

    殿中诸人皆是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如此了得的妖将居然须臾间便被张衍所斩,莫非真传弟子当真实力强悍如斯,技高一筹?

    一时间,大殿中一片寂静。

    脚步声传来,张衍神色自然地步入大殿,大袖摆荡间,说不出的从容写意,似乎适才只是随意出去走了一圈而已。

    正在此时,一道人影却在前方一拦。

    “张师弟片刻之间便除了此妖,可喜可贺,只是师兄我却想请教一事……”任名遥上前一步,盯着他的双眼,道:“张师兄是用何法杀了此妖?”

    张衍似笑非笑看着他,“任师兄想知道?”

    他轻轻向上一抬手,任名遥猛然间看见一道金光朝着自己脸上飞来,眼看避之不及,大骇下匆忙就地一滚,然而那道光芒却“腾”的一声在空中无火自燃,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散落下来。

    任名遥神色的狼狈起身,抬手指着张衍,惊疑不定地说道:“你……”

    张衍背负双手,笑道:“任师兄不必紧张,此只是一张普通的‘剑符’而已,师兄乃是使用剑气的大行家,何至惊慌于此?” 他上前一步,将其搀起,并低声在对方耳边说道:“若是用对付那妖将的一张,你恐怕早已身首异处了。”

    任名遥悚然一惊,倒吸一口凉气,有心发作,却知道此时不是时候,强自按下心头怒气,面上又浮起一丝笑容,道:“原来如此,师兄我见识浅陋,倒是叫师弟见笑了。”

    张衍目光一闪,有趣,这任名遥被他当面扫落面子,居然能隐忍不发,倒是个人物,以后倒要好好注意了。

    任名遥虽然刚才被弄得有些丢脸,但他自我调适之力极强,回到座位上坐下之后,从面上已看不出什么来,似是刚才之事从未发生过。

    只是他心头此刻却是一片阴翳。

    刚才是怎么回事?张衍明明没有怎么样,自己却感觉杀气及身,似乎对方当真能在一招之下将自己斩杀当场?

    他定了定神,心中惊疑,这或许只是自己的错觉?

    又转而一想:“剑符?那似乎是广源派的符箓,听说威力甚大,也不知此人从何派学来,这张衍毕竟根脚浅薄,拜了周崇举为师,学不到高深法门,只能学二流门派的这等速成小道,也好,他把心思都花在了这上面,眼下看似威风,将来却必定不如我。”

    张衍重新坐定,刚才他是用金火玄光直接销去那妖将肉身,为此一击,他特意等到那片浓云遮蔽众人视线的那一刻,而那些符箓只是洒出来掩人耳目而已,反正溟沧派并不禁门人学习别派法门。

    不过,他对任名遥所言也并非全是虚语,真正剑符的确威力不凡,也并不比他的星辰剑丸差上多少,只是要炼上这么一道符箓,以他现在的身家都有些承受不起,而且若没有符箓五门中的“炼门诀”,也不过只能用上一次而已。

    范长青见张衍重回殿中时便浑身一松,只觉挣脱了什么枷锁,他呵呵笑道:“张师弟平安回来,又斩除妖将,真乃幸事也。”

    话刚说话,一把发出震颤啸音的金剑忽的飞入殿中,范长青一怔,举手一招,便将其拿入手中,将其中信笺取出一看,不由大喜道:“好,门中明日便将遣宁师兄和方师兄乘灵枢飞宫前来接应我等,如此一来,我等不至于孤军奋战,对付碧血潭众妖又多了一份把握。”

    张衍略显讶异,道:“宁师兄?可是宁冲玄宁师兄?”

    范长青哈哈一笑,道“正是,此信上说,宁冲玄师兄得齐师兄之助,一举突破樊笼,凝成金丹,且丹成二品,自此我溟沧派门中又多一名化丹修士矣!”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