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八章 南荡水泽 妖将阻路
    “门中传信,贺师兄攻伐蜈蚣坳,年师兄攻伐豁岩浦,而我等则攻伐南荡泽。”范长青随手抛开啸泽金剑,坐直了身躯,圆胖的脸上此时一片肃然。

    他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底下众人闻听,脸上神色也是紧了几分。

    谁都知道,溟沧派与三泊湖妖交战了十几年,但至今从来就没有从正面攻入过碧血潭,每次都是从东西两头杀入,因此对这两处路径十分熟悉。

    蜈蚣坳在西,位于碧血潭的边缘处,是一片缓坡平地,无峰无岭,极易出入,豁岩浦在东,数十年前还是一片浅滩,如今虽被湖水覆盖,百里之内水深不及十丈,有什么布置一眼可辨。

    但南荡泽就不同了,这里水域广大,湖岛无数,处处迷雾乱阵,可以说是碧血潭外湖的天然门户,溟沧派中几乎无人去过。

    不过范长青明白,他此行是为打破直入碧血潭腹地的通道,为门中扫除障碍,自然不能避而不战,唯有挺身而上,反过来想,这难道不是送给他更多的立功机会么?

    而且,他对此早有准备,目光投往下方一名修士,微笑道:“秦师弟,把东西拿出来吧。”

    一名高瘦修士走了出来,并来到殿前站定,他托出一卷图册,当着众人的面将其缓缓打开,露出了一副山水地势图来。

    范长青自袖中伸出手指了指,道:“诸位师弟请看,此是我设法寻来的碧血潭地理图,其上粗略画出了南荡泽诸岛和各处水府分布,虽不甚详尽,但却也足够我等所用。”

    众人一看,果然地图上将一处处湖岛勾画出来,不但如此,在旁侧还注上了注解,一时间都是心下大定。有了这副图册在,他们便不至于到处乱撞,无的放矢了。

    范长青见底下并无人有不情愿的神色,满意地点了点头。转首问道:“秦师弟,距离我等最近是哪一处湖岛?”

    秦师弟看了看手中图卷,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随后抬头道:“范师兄,据此东北方位。南荡泽十八岛中归元岛离我等最近,岛主名为全公望,乃是一只墨虾成精,此妖修道不下三百载,玄光三重修为,曾被罗梦泽封为妖将。”

    范长青一击掌,笑道:“好,就去此处!”他手持牌符一催,灵枢飞宫硕大身影在空中一转,便急速飞向了此行目标。

    半个时辰之后。前方渐渐迷雾弥漫,时不时还有浓云飘过,这雾云中不知混杂了什么东西,就算是殿上修士视线也是大受影响,模模糊糊看不分明。

    突然,大殿之上金铃大作,范长青知道这是靠近了某处妖气浓郁之地。

    他将牌符一摆,停下飞殿,又去看那秦师弟,目光中似有问询之意。

    秦师弟起指掐算了一下。随后拱手道:“范师兄,我等应该已入归元岛的辖界。”

    这时,望阙上负责查探的弟子上殿来报,道:“禀告范师兄。前方有一名玄光修为的妖将拦路,自称此地镇守,并满口叫骂,要我等速速退去,否则便要杀上殿来。”

    范长青闻言,一抖手。扔出一只黑漆屏风。

    此物在殿前一展,上面的原先的水墨图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向四下褪去,不一会儿,其上便显出莽苍天地,水色湖光,竟是将下方此时景象映照上来,只是美中不足之处却是雾云依旧挥之不去。

    只见灵枢飞宫正下方竖起百多面旌旗,一朵约有五亩大小的黑色云团上站着一名青皮鼓眼,手拿半月钢叉的妖将,嘴里正叫骂不停,只是含糊不清,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范长青见状,不由失笑,向下一指,道:“诸位师弟,谁去斩了此妖?”

    张衍往大殿内看去,见殿中诸人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显是都有心出战,不过此地有十八座妖岛,自己也不怕没有出手的机会,因此淡然一笑,端坐不动。

    范长青抬眼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右侧首位那名羽衣修士身上,沉声道:“任师弟,此是首战,你亲自走一趟吧。”

    任师弟含笑而起,他向范长青略施一礼,然后又朝对面的张衍看了一眼,嘴角一撇,施施然出了大殿,身下白羽飞鹞一声长啸,展翅飞在他的脚下,任由他踩在背上。

    殿上众人见是他出战,都是闭口不言,显然知道争不过他。

    张衍先前从范长青处得知,此人名为任名遥,玄光三重修为,亦是孟真人弟子,好像还颇得看重。

    任名遥下了飞殿,一路向那妖将靠去,他意态闲舒,唇角略带一丝倨傲,袖云飘荡,脚踩神骏飞禽,远远望去,倒的确有一股神仙中人的风采,待到了妖将面前,一听对方嘴中含糊不清的话语,不禁冷哂道:“披鳞带甲之辈,也学人语?”

    那妖将一听此言,似乎被激怒了,大叫一声,挺着半月叉便戳了过来。

    任名遥一撇嘴,向后一退,自从袖中取出一只黑漆罗盘往前一扔,再用手指一点,那罗盘立刻旋动起来,其上顿时飞出一道道金色剑气,又在空中一晃,便成了一口口锐气四溢的飞剑,纷纷往那妖将身上斩劈而去。

    范长青一见此景,便扭头对着张衍说道:“师弟,你看,这是任师弟的万杀剑盘,这法宝中炼化了不下十五口神兵,还化了千多口有名有姓的飞剑,将金气尽摄其中,一旦放出伤敌,便如同千剑齐杀,锋锐难挡。”

    张衍看了两眼,笑道:“此物既取名万杀剑盘,却只有千剑,想来这法宝还另有玄机。”

    范长青双目眯起,拍着扶手道:“师弟说得不错啊,此物乃是当年元阳派一位前辈遗物,原本这剑盘中有万把神兵炼化的金气,却随着那位前辈身陨散失了大半,任师弟自言有意重现此宝之威,因此恩师才转赐于他。”

    底下这名妖将看上去也是个悍勇之徒,眼见千口飞剑斩来,居然不闪不避,仗着手中有一把神兵。居然迎头冲上,哪知道这飞剑看似实物,实则都是剑气所化,有形无质。只一个照面便将他削得血肉横飞,双臂稀烂,白骨尽露,此刻他才觉得不妙,待要转身逃走。上方任名遥大笑一声,骈指一点,后面千剑之气一拥而上,眨眼间就将他搅了个尸骨无存。

    任名遥抬手扔出一只摄功玉牌,将此妖精血收摄入内,又袍袖一卷,将那把半月叉也收入了袖中,然后再将那剑盘一催,千条剑气在黑云上来回几个冲荡,便将其绞散。

    只见空中飘出一丝一缕的血气。约莫有上千条之多,齐齐往摄功玉牌内飞入,待再无血气之时,任名遥傲然一笑,举手一召收了此物,便折返灵枢飞宫。

    回到殿上,他对着范长青稽首道:“范师兄,幸不辱命。”

    殿中诸人见他举手间便灭了一妖将,还顺手剐了上千妖卒,眼中都不自觉流露出火热之色。巴不得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范长青虚虚一抬手,示意任名遥免礼,笑道:“任师弟果然不负众望,众师弟也不必心急。南路共有十八妖岛,如今只过了一处而已,我等奉祖师之命讨伐三泊,自然是要将这些钉刺一一拔除,诸位师弟不愁没有功劳可得。”

    再安抚了几句之后,他牌符一挥。又向下一座湖岛飞去。

    接下来这一日之内,他们连续扫了五处湖岛,每攻一处时,都是交由一至二名玄光修士下去处置,到了黄昏时分,只有包括张衍在内的三名修士还未得出战。

    一行人虽然转战了几处,却并未惹出什么修为高深的大妖来,张衍也不觉意外。

    他曾听罗萧说过,碧血潭实际上是由数百个妖族聚集而成,众妖之间也是时常攻杀不断,之所以名义奉罗梦泽为妖主,那是因为他的部族在此处实力最大。

    那些所谓妖将,镇守,实际上都是虚名而已,常有杀了他人,又向罗梦泽讨一道符诏过来,再名正言顺占了洞府的事发生。

    范长青正暗自思量今日是否停手休战,这时,殿上一阵金铃大响,他眉头一皱,一抬手,停下飞宫。

    不一会儿,看守望阙的一名弟子上来禀告道:“回禀范师兄,前方湖水中跃出一个妖将,声言要与我等一会。”

    “妖将?一个?”

    众人一齐向屏风中看去,果真,只有一名妖将站在半空中,他身高一丈,金眼突唇,头有斑纹,胸腹健阔,双手持有一把大钺,体躯看起来雄壮威武,可神情中却有一股懒散之意。

    剩下还没有出战的两名玄光修士都是脸露欣喜之色,妖将杀一个便可抵一个小功,还是单人前来,那不是送上门来的功德么?

    当即有一个高大修士站出来请战,嚷嚷道:“范师兄,也该轮到师弟我出手了吧?”

    范长青撇了他一眼,觉得这妖将突然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古怪,略作沉吟,才道:“程师弟,此妖来得蹊跷,不妨你和祁师弟同去。”

    程师弟大皱眉头,不满道,“我等同去的话,岂不是要把那妖将吓跑了,只师弟我一人去便可。”

    他心中暗道:“范师兄好没道理,祁师弟若随我一起去,到底这功劳算谁得?”

    范长青两眼一眯,只露出一丝缝来,“如此,那你便去吧。”

    程师弟大喜,兴冲冲领命而去。

    众弟子纷纷向屏风看去,只是下方浓雾弥漫,只隐约看见程师弟到了那妖将面前,两道人影乍合即分,便落下一个人来。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刚才两人交手时间短暂,又有迷雾遮眼,谁也没看清落下那人到底是谁。

    不多时,一名弟子上殿来报,道:“禀告范师兄,程师兄下去只一个照面便被那妖将斩了。”

    范长青面色不变,淡淡道:“谁人再去?”

    这次那名姓祁的修士上前一拱手,道:“师弟我愿去。”他也不等范长青答应,一个转身就飞出了大殿,直往那名妖将杀去。

    范长青微微摇头,索性闭目不动,过了一会儿,外面一阵喧哗,又有弟子上殿说道:“禀师兄,龚师兄下去本来是占了上风,却不知怎么回事,一身玄光未能刷动那名妖将,反被一钺劈死。”

    范长青双目一睁,略一皱眉,他自己身为化丹修士,要主持飞宫禁制,随时防备其他大妖偷袭,当然是不能出面的,不由看向了任名遥。

    任名遥见他看过来,却拿目光去扫张衍,还将声音提高了一点,道:“范师兄,我先前出战,已得了一功,再抢师弟们的功德却是不妥,我等之中,只有张师弟还未曾出战,未免对他甚是不公,不若此次请他出手斩杀此妖,我等也好一观真传弟子的手段!”

    ……(未完待续。)

    PS:  PS:感冒挺严重的,发晚了,对不起大家,晚上尽量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