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六章 符囊五门 蚀文为根
    听了张衍所言,刘雁依当即磕头拜师。

    张衍端坐云头,受了她三拜,随后将她搀扶起来,宽慰了几句,袍袖一卷,便遁起玄光直接来到丹鼎院。

    周崇举两月不见张衍,后来听闻他深陷魔穴不得而出,本来也是担忧,但前几日听闻他安然无恙归来,这才放下了心,眼下再见时,见他已成了玄光修士,神情中也是泛出一股欣喜之色来。

    正待开口,目光一转,却见到一名眉目如画的女童跟在张衍身侧,小手牵着他的袖子,不免疑惑,用手指了指,道:“此女孩儿是何来历?”

    这鱼船之上,除了亲近之人和随侍道童之外,周崇举素来不让其他人上来,如今张衍却带了这女童前来,想必有他的道理。

    张衍轻轻拍了拍刘雁依脑袋,道:“来,过去给师伯磕头。”

    刘雁依甚是乖巧,依言上前跪下,叩了一个头,脆生生说道:“弟子刘雁依见过师伯。”

    周崇举先是面现讶然之色,随后抚须一笑,点了点头,伸手虚虚托了一把,道:“原来是张师弟新收的弟子,不必多礼,起来吧。”

    他见张衍在此女童面前并不避讳用师兄称呼自己,便知此女极为得张衍的看重,是要当嫡传弟子培养的。

    “过几日后,师弟我要去三泊征伐,恐怕也没有时间教导于她,有意将雁依放在师兄这里,也好时时得到师兄的指点。”

    言罢,张衍又将刘雁依来历说了一遍,周崇举不免唏嘘几声,当即答应下来。

    周崇举出身定阳周氏,修道近四百载,自身也是元婴修为,虽然被坏了根基,终生无望再进一步,但是底蕴深厚。又是东华洲闻名的大丹师,代张衍照顾一个徒儿那却是轻而易举,当即便唤了一名道童上来将刘雁依安顿下去。

    刘雁依走后,周崇举感慨道:“师弟找得好徒儿。此女孩儿资质极佳,我修道数百年来也没见几个比得上她的,虽说身上似有因果纠缠,不过对师弟来说却不是问题,未来若攻伐周族。必是一大助力。”

    张衍沉默了片刻,叹道:“我也是近日才觉得独木不成林,师兄应该也知,齐云天齐师兄曾亲自来魔穴中救我,其中深意想必师兄也能猜出。”

    周崇举点头道:“此事我已知晓,你不妨顺水推舟。”顿了顿,他又低声道:“掌门近日曾亲自登门来造访过我一次。”

    张衍神情不禁动了动。

    周崇举呵呵一笑,抚须道:“攻伐下三泊后,门中恐怕还会大肆收录弟子,随后便是门中大比。以应对千年魔劫,所需丹药不在少数,如今门中有七成以上丹药是从我丹鼎院中所出,未来百年之内,掌门借重我的地方甚多,上下我都会打理好,所以你只管专心修行便可。”

    张衍这才明白,难怪齐云天亲自来魔穴一行,想来除了有看重他的地方之外,周崇举也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连忙起手一拱,道:“还要多谢师兄照应!”

    周崇举一摆手,笑道:“谢什么,其实。若不是你是真传弟子的身份,还颇得孙师侄看重,便是舍了我这张老脸,身为三代弟子之首的齐云天,恐怕也不会对你多看一眼。”

    张衍点头称是,又闲聊了几句。见已无事,他便辞了周崇举,架起遁光出了丹鼎阁,不出一刻,便回转到了自家洞府。

    回到府中第一件事,便是命商裳伺候笔墨,他几笔挥就一封书信,吹干墨迹,召了一名力士前来,命他将此信送到璎仙岛上去。

    这封信中自言他收了刘韬侄女为记名弟子,希望岛上修士交还刘韬遗物,信中还有意无意显露出自己与齐云天和范长青等人的关系。

    璎仙岛岛主只是孟真人的徒孙,如果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然会将此事处理妥当。

    如若置之不理,那就是他们自寻死路,怪不得他人。

    力士出去之后,张衍静坐了一会儿,便将所有人屏退,封了洞府大门,从袖囊中拿出那本得自沈岳峰的《符囊书》翻看起来。

    这书前面记载的是符书的概述和总纲,后面才是具体的符箓炼制之法,只看了一会儿,他便站了起来,暗暗点头,道:“广源派千年之前不愧是道门大派,当也是有立身本钱的。”

    按照书上所言,广源派符箓炼制之法总共分为五门,分为持门、斗门、生门、真门、炼门。

    但是千年前一场变故后,数名长老不是陨落就是坐化,掌门亦是下落不明,导致其中最为深奥莫测的炼门和真门俱都失传了,广源派因此一蹶不振,自此再也没恢复过元气。

    而如今,生门符只有掌门弟子方可习练,因此这本书上只记载了持门符和斗门符两种法诀和炼制方法。

    持门符共有四决,分为“禁、锁、护、解”。

    斗门符亦有四决,分为“剑、兵、驱、附”。

    各种符箓种类驳杂,细细分来,只这道书上就有百数种之多,未曾记载和失传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每一道符箓都有专门的法诀和符书配合,妄想学尽那是痴心妄想,看样子,只能拣取其中一二修行了。

    不过再翻几页之后,张衍才知道,广源派的弟子若不得真传,习练此法者只能一辈子与鬼画符打交道。

    只有成了真传弟子之后,才能传得一道炼化“本命真符”的法诀,之后便无需符纸画咒,只要在本命真符中演化符契,再吸纳入五行神砂,打出法诀后便可对敌。

    这本命真符威力越大,所能驱动的符箓便越多,到了这般地步,法宝和符箓已经别无二致了。

    书中甚至还略微提及,广源派中曾有前辈高人将一道本命真符炼成天符,借以飞升天阙的。

    看到这里,张衍却摇头失笑,这每道符箓皆需要五行神砂辅助,威力越大,所需要的神砂品质越高,甚至可能需要消耗大量云砂,这天符恐怕就是卖了一个门派也未必炼得出来。

    而且这本命真符只有化丹修士才能习练,即便与张衍交手的沈岳峰也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广源派数千年传承,却自有一套取巧的法门,那就是借用“元符”之力,在其中凝练符咒烙印,交手时直接将其和五行神砂一起打入符纸,此比事先画好的符契还要好用上三分,唯一可虑的是浪费神砂过多。

    此法虽好,但广源派非嫡系弟子却不得与闻,即便知道,也没有元符供他们使用。,

    张衍暗道:“原来这才是元符真正用法,如此,我只需在元符中习练熟了,再去采买一些符纸和神砂回来便可运用此法了。”

    他又往后翻去,准备详细揣摩符箓的炼制之法,哪知一看之下,却觉得符书似是异常眼熟。

    仔细审视了几遍,他不禁讶然,这符书竟然是以蚀文为基础演化出来的!只是对敌时需由特殊的法诀和神砂符纸配合,才能引发其中威力。

    看到这里,张衍不由精神一振,蚀文是他的强项呀,不禁津津有味地看了下去。

    这一看,觉得此书正文言简意赅,博大精深,反而沈岳峰的注释却是多有错漏,很多改进的心得看得他嗤之以鼻,明明用一个符书就能运用得妥当的,沈岳峰偏偏自作聪明拆解成多个符书,不但威力大减,而且更繁复了许多。

    索性他干脆舍开了沈岳峰的注解,直接看道书本文。

    看到后来,他连连摇头,身为广源派弟子,沈岳峰舍此高明法门不用,却去修什么剑修?简直是暴殄天物,其实只要将斗门符中的“剑”、“兵”二法学精了,其威力丝毫不在飞剑之下。

    他哪里知道,这符箓之法也不是人人都能学通的,他如今看得容易,那是因为他精通蚀文的缘故。

    要学符咒,首先要学数年蚀文,但是广源派遭逢大变之后,弟子稀少,哪里有时间让你慢慢修习?

    只能择选在蚀文一道上颇有天资的弟子专门继承此法,而其他弟子都转而去修习进展快速,又威力较大的其他功法去了。

    即便如此,广源派下院当初在蚀文法会上也是咄咄逼人,若不是张衍出面,很可能便将溟沧派下院挑翻了。

    沈岳峰也是自诩天资过人,想将本门符箓一道发扬光大,只是习练了多年后,非但进展不大,反而耽搁自家修行,认为在这条道路上走到了尽头,只得无奈放弃,因此才写好了心得准备交予自己师妹,结果却落入张衍手中,还对他的注释不屑一顾。

    翻看完毕后,张衍闭目良久,似是消化其中内容,待再次睁眼时,面上现出一股从容自信之色。

    这符箓看起来玄妙,但是知道法诀之后,对精通蚀文的人来说无非是个水磨功夫,一遍不成练两遍,两遍不成练四遍,四遍不成练十遍,再不行,那就百遍,千遍!

    虽然距离前去三泊只有八九日的时间了,但他坚信,若是一门心思在残玉中修行此法,六七日下来,至少不会弱于沈岳峰当初的水准。

    想到此处,他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残玉,心神便往其中沉浸下去。

    ……

    ……(未完待续。)

    PS:  PS:还有一章,我会晚上继续写,大家明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