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二章 师徒施恩 彭氏真人
    齐云天将大袖一抖,无需用念动法诀,那原本定住倒灌水柱的青芒忽的一敛,便化为一根小小的青枝,没入了他的袖中,随后他目注张衍,面色和善地说道:“据两位师弟报称,与张师弟一起者,尚有七人,不知如今身在何处?”

    张衍叹了一声,脸上皆是惋惜之色,道:“那日为送谢师兄等人出去,当场便折了几位师兄,后来又与血魄宗弟子几番交手,到了如今,只剩下师弟我一人独存矣。”

    齐云天微微点头,神色中倒也未见波动,他一入魔穴,见这里只有张衍一人,这结果便已在预料之中。又问道:“血魄宗弟子这几日可还曾出现?”

    张衍回答道:“初始还能见到,这几日已未见踪影,想必也是顾忌我溟沧派中派遣弟子前来,是以不敢多留。”

    实际上,他们把谢宗元和冯铭送出魔穴后,除了李为德一心想为李为民报仇,又自恃是玄光境修士,所以一心追杀张衍外,其余大部分血魄宗弟子早已离去,那日堵截张衍的,已是最后几人了。

    至于被自己所斩杀的那几人,涉及到他自己修炼功法,自然是不用提起了。

    齐云天目光中微现一股迫人精芒,冷声道:“血魄宗竟敢无故杀戮我溟沧派弟子,我回去定当禀明掌门,为众位师弟讨回一个公道。”他虽然神色平静,但是言语中却隐含一股强大气势,让人不自觉地生出一股信服之感。

    张衍却心有疑惑,不禁问道:“今日师兄前来,定是为了解救我等,可谢、冯两位师兄早已在上月十五便出了魔穴,门中应该早已得知此事,莫非是途中出了什么意外,才拖了这许多时日?”

    齐云天闻言叹了声,摇头道:“也是那几位师弟时运不济,守名宫彭真人上月修炼到了关键时刻。正要冲关破境,为避免有人惊扰,是以下令锁岛,内外皆不得出入。因此谢师弟和苏师弟两人纵然已出了魔穴,但俱都不能出来,直到几日前,彭真人消去禁令,门中才得了消息。”

    “原来如此。”张衍恍然点头。心中疑惑霍然开解。

    记得他们刚入岛上时,彭真人就有冲击境界的预兆,没想到正好让他们赶上了,还真是不巧的很,不过这其实也并不影响什么,方震等人可以说是自己寻死,如果听他先前安排,不去硬闯魔穴出口,依仗龙牙飞舟也足以自保。

    齐云天看了张衍几眼,不知想到了什么。叹道:“当日我听闻此事后,本以为耽误了这么多时日已经晚了,只是宁师弟却对我说或许他人难逃一劫,张师弟你则定然安然无恙,说不定无需我等也能自己脱身。我问他何以如此说,他却笑而不语,我便与他定了个赌约,眼下一看倒果真如此。”

    张衍笑道:“齐师兄怕是被宁师兄摆了一道,我之生死,他人不知。宁师兄是一定知道的。”

    齐云天奇道:“为何?”

    “昔日宁师兄曾赠我一枚如意神梭护身,我若身死,神梭必被他人取去炼化,到时宁师兄必有感应。是以他敢如此说。”

    齐云天闻言,不禁大笑,声音震得四周洞壁隆隆直响,“好一个宁师弟,倒是让我失算一招。”

    张衍微笑拱手,道:“还要多谢师兄前来施以援手。看来师弟我今日便能回转门中了。”

    齐云天却摆了摆手,笑道:“不急,我知你等来此本是为了提升修为,好在与三泊湖妖交战时挣功立名,不过我看你玄种已成,只是玄光欲出未出,想来还未竟全功,不过你能在魔宗弟子的追杀下修炼到如此地步,也算是难得了,此地进来一次颇为不易,不可轻易错过,行百步者半九十,你不若在继续修行,我为你护法,待你一举冲破穹庐,踏入玄光境时再出去不迟。”

    张衍心中一动,看来自己先前那番推测应当没错,这齐云天果然是来拉拢自己的。

    本来对方下来就是存了救自己出去的打算,正常情形下,自己必然是感恩戴德,可是眼下一看,即便无人前来自己也能脱身,是以立刻换了一种方法施恩。

    不过此举对自己来说有益无害,也是乐得如此,立刻做出一副欣喜之色,拱手道:“多谢师兄成全!”

    齐云天沉声道:“有我在此,你尽可放心修炼,我看谁敢来搅扰你的清修!”

    他说得自然不是大话,早在闭关之前,张衍便知他已是元婴修士,可以称之为“真人”的存在,如今出关后更是不知修为到了什么地步,即便那血魄宗的化丹修士炼化了玄血丹,一旦来此,恐怕也别想回去了。

    张衍向齐云天告罪一声,便重回洞府中坐定,暗中盘算得失。

    齐云天笼络自己的意图非常明显了,随着自己修为逐渐增进,必然要从门中得到各种支持,功法要诀缺一不可,加入齐云天一系,对提升自己修为来说应该是利大于弊。

    至于和门中某些人自此走上敌对之路,他也并不在意,大道之路,唯有修为才是根本,修为到了,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想通此事,他便排除杂念,闭目修炼起来。

    此次修炼顺风顺水,本来他就已跨入玄光之境,因而一切碍难都不曾出来作难,不出六日,一团水蓝色的光华便透顶而出,映得四壁一片明亮,周围有蒙蒙气雾弥漫,其中还隐隐有波涛卷动之声,哗哗直响。

    虽已算大功告成,但张衍见齐云天并不来催逼自己,想来是要等到下月初一海眼贯通之时才能出去。

    有一个元婴修士替他护法,恐怕今后也很少有这种情形了,他暗想机会难得,不如趁此再多练几滴幽阴重水出来。

    打定主意后,他内视气海,转动灵气,一心一意凝练起幽阴重水。

    入定中不觉时日,这一天,在他炼化完第二滴幽阴重水之后,不觉慢慢吐出一口长气,却听齐云天外面开口道:“师弟,今日已是正月十五,海眼之门已开,且随我去吧。”

    话毕,张衍只觉得自己身体向外一飘,悠忽之间便到了洞口,只见齐云天正背对着他站在挑出的石台上,袍袖一抖,那棵青枝便飘了出来,重新化为一道青色光柱向上一托,一下便将倒卷的水柱定住。

    他回头对张衍微微一笑,道:“师弟,闭上双眼。”

    张衍知道他要施展法门,依言闭眼,只觉得对方似乎在他肩头上一搭,浑浑噩噩中身体一荡,只须臾间,便又重新脚踏实地。

    耳边听齐云天说道:“师弟,可睁眼了。”

    张衍睁开双眼一看,不觉讶然,发现自己此时站在一处楼阁之下,身旁一处穴窟中水涌浪翻,不是守名宫中飞鹤楼又是何处?

    只一息之间,他竟已出了海眼,心中不禁暗忖:“听闻修为到了化丹之上,周身便生出法力,能施展神通,不知齐云天刚才用了什么法门?”

    见他站立不动,似在思索什么,齐云天还以为他为自己此法所震,便笑道:“师弟,此法为门中小挪移遁法,是从‘五行遁法’中演化而来的一门小神通,我溟沧派中,除去各种法诀真传,尚有五功三经,十二神通等上乘法门,只有待你立下功德之后,方能在灵机院中择选秘本修行。”

    他又拍了拍张衍肩膀,语重心长说道:“我知师弟你天资虽不算上乘,但心性甚佳,如能秉持本心走下去,大道可期,不过修道一途不但需上好法门,也需同道中人扶持,非一人可独行,你需牢记。”

    此话拉拢之意表露无疑,张衍立刻表态,肃然拱手道:“谨记师兄教诲。”

    齐云天面露欣慰之色,随后略作沉吟,又提点道:“如今你已踏入玄光境界,三泊之战你若能争得几分大功,我便能在后面为你顺势推上一把,不过几位师兄门下如今各有杰出弟子,他们便是你今后对手,你记得不可太过落于人后。”

    张衍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自信之色溢于言表。

    齐云天暗暗点头,和颜悦色地说道:“你且不忙回转洞府,随我来见一人。”

    张衍点头称是。

    两人一起步出飞鹤楼,只是眼前景象却让张衍一怔,只见岛上飞舟香车车,人影往来如织,目光所及之处,怕不是有千数修士汇聚此处,直如人间闹市,而且许多人都是面泛喜色,不禁讶道:“这是……”

    齐云天看了几眼,道:“上月彭真人功果大成,从此我门中又要多出一位洞天真人了。”

    溟沧派中九位真人如今一下变成十位,应该是实力大增,可是齐云天语气中却并无丝毫喜悦之色。

    只听他又说道:“前些时日我还未来此处时,便有彭氏族人前来贺喜,真人却没有将他们拒之门外,看来果然还是一族之人,未曾忘却情分。”

    张衍听出他虽然言语平静,但其中却有不悦之意,略作沉思,便明白了其中缘由。

    彭真人原本是彭氏族人,后来因为和族人互生龃龉,所以被逐出家门,听闻后来是得了掌门照应这才能在守名宫中修行。可这次一举冲破关碍,成了洞天真人后,彭氏派人前来贺喜她却没有回绝,其中深意值得深思,齐云天身为掌门嫡系,自然是颇为不快。

    然而张衍却是不忧反喜,敌对派系越强,师徒一脉便越要便需要更多助力,他便越有生存之地,不由暗想道:“如今门中局面日趋复杂,不过这也正是我辈的机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