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五十九章 玄光滔空卷血云(上)
    龙牙飞舟之中,张衍盘膝坐在在二层一处阁室中,他双目低敛,内视胸中,一心一意守炼金火两粒玄光之种,那原本两团微微闪亮的光芒如今愈发壮大,照得内腑一片通透,似乎只差一线便能透顶而出。

    这时,突听在外望风的苏奕昂一声大叫:“老爷,他又来了!”

    “又来了么?”

    张衍缓缓收住气息,神情毫不意外。

    已经过了十六天了,几乎他一停下修炼一段时间,李为德便会找到他的落脚之处,再度追杀上来。

    这些时日他都是在追追停停中渡过,对方似乎到了不杀他誓不罢休的地步。

    但只要追不上自己,便不需太过在意,唯一麻烦的是,对方的举动倒是拖延了他的修炼进度。

    虽然胸中一金一红两道光芒眼下已初具规模,但他本来最多只需大半月时间便能修炼到玄光境界,被李为德这么一耽搁,时间硬生生拖长了一倍左右。

    只是让他不解的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明明已经过了十二月初一,海眼之门也应该重新开启过,按理说溟沧派门中会派遣修为高深的修士下来解救他们,至不济,也会遣人下来查探一下,而如今居然还没有一个人下来过,这样的情形,连张衍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不通索性不去想,即便是被追击,按照自己这个修炼速度,最多再有七天时间,他也能步入玄光境了,大不了到那时再回头与其一战!

    他拿起牌符轻轻一催,飞舟便飞驰起来。

    不过这一次,似乎是他催动飞舟的速度慢了点,原本还相距很远的李为德突然身上血光一阵爆涨,速度陡然加快,一下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袍袖一振。两条血线便从袖口中射出,扑了上来。

    它们一靠近龙牙飞舟,似乎是闻到了什么腥味的蝇虫一般,自动往张衍这个血肉鲜活的生人这里扑来。

    看又是那种能吞食血肉的血线向自己冲来。张衍嘴角一撇,手一挥,两把飞剑腾空飞起,迎了上去。

    “嗤嗤”两声,飞剑各自与血线一撞后。其上附着的灵气顿时便被消融干净,化为一堆凡铁掉落下来,血线也是一样淡淡化去。

    张衍微微一笑,这些天来与李为德反复争斗,也摸清了这血线的特性。

    这东西会主动吞噬有灵性灵气的东西,只是不同的是,如果在这过程中吞掉的是血肉,那么它们便如同得到了养分滋养,会主动再次觅食,而如果遇到的是法器一流。将法器上的灵气一除后,血线自身也会被消耗个干干净净,不复存在。

    张衍别的没有,飞剑法器却是多的很,除了王盘那处得来的遁音飞剑和紫金铜戈外,还有王氏赎回赤霞岛时所抵偿的十几口飞剑,如今被他统统拿出来遮挡血线。

    反正有了星辰剑丸之后,他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李为德见又是两条血线消散无踪,也是心中肉疼不已。

    他这血线是从血元功中凝练出来的“血虫”,不仅能污秽法宝。消磨灵光,还能吞噬血肉反哺自身,若是练到高深处,与敌交手时。铺天盖地的血虫压来,任你神通再大也只能避其锋芒。

    不过迄今为止,他也不过练了三十二只血虫而已,用去一只便需再坐进血池中敖炼三月才能补回来。

    开始他的血虫连破了张衍数口飞剑,还以为对方已经黔驴技穷,哪知道张衍奢侈的很。尽拿能当作下品灵器使用的飞剑出来抵挡,而且一把一把源源不断,简直如同废铁一般往外扔,使得他损失惨重。

    李为德脸上肌肉直抽搐,加上刚才又损失的两只,他如今已经一共失去了十五只血虫。

    这时他突然感觉一阵气虚,恨恨暗骂了一声,不得不停下来,看着龙牙飞舟再一次远去。

    张衍轻轻一笑,似乎早在意料之中,几次交手后,他也知道李为德有一法门能在短时间内使得自己的速度突然暴增,只是此举似乎十分消耗元气,事后起码隔了三天才会再度出现在视线里,想来其中有一段是用来恢复的时间。

    所以这一次躲过去,他又能安安稳稳度过三天了。

    坐回舱中,他唤了声,道:“苏奕昂何在?”

    “在,老爷,我在此处。”苏奕昂连忙飘了过来,如今他形体渐渐稳固,除了下身还是飘在空中,暴漏出灵体的虚实外,只看面目已与常人无异。

    只是张衍却知道,没了肉身,少了精阳滋养,他终是不能如寻常魔道修士一般修炼下去,至于究竟能到哪一步,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你给我听好了,此次我要尝试突破境界,不容有失,你需得多留几个心眼,明白了没有?”

    “是,老爷,小人绝不敢有半丝疏忽。”

    张衍点点头,挥手示意他退下,又催动飞舟一路飞驰,最后找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坡石上停下。

    他看了看四周,见这里视野开阔,即便有危险也能发现,便点了点头,重新入定修炼。

    之后一连五天,或许是李为德在筹谋其他什么方法,居然没有再来找他,他得以清心精修。

    只是这一次,虽然避开了强敌,但他在修为却遇到了难题。

    胸中玄光随着他的反复凝练,已经不再增加,然而却始终不能向前迈进那最后关键一步,就像一池蓄满了水的水池,顶上却被扣了一层厚重的封盖,无论怎么努力也冲不出去。

    他不得不停下来,思索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正在此时,外面又传来大叫声:“老爷,那人又来了。”

    张衍目光一闪,点了点头,算了算时间也是差不多了,如果对方再不来的话,恐怕就是放弃追赶自己了,拿起牌符一晃,龙牙飞舟便从土坡上飘起,又一次往远处漂去。

    只是这一次。他露出了讶异之色,发现了一些与之前不一样的地方。

    李为德不知道得了什么助力,速度比往常还快了几分,不过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速度。既不过分逼迫上来,也不离去,只是不远不近地吊着。

    又在弄什么玄虚?

    “老爷,前方有人!”苏奕昂突然大喊了一声。

    张衍一扭头,见前方三个黑衣修士从三个方向往这里飞来。远远便放出了血魄,似乎是要包围阻截自己,心中不禁恍然,原来如此!

    两者追逐了这么多天,李为德大致也知道张衍不敢深入魔穴,只是在某一区域内打转,因此自以为摸透了张衍的行动规律,提前安排了几名血魄宗修士在前方堵路,只需要拖住一会儿,便能赶上来灭杀了他。

    平心而论。李为德这法子也算是有的放矢,不过他却估错了寻常修士对张衍的威胁力。

    张衍冷冷一笑,将“载和气淳罩”取出,法诀一掐,将其祭在头顶,一道光芒罩下,便把周身上下都护在了其中,非但不躲,反而操驶着飞舟朝着那几名血魄宗修士撞去。

    几头血魄纷纷冲下,往他身上光芒上一扑。哪知如撞上了礁石的浪头一般,一头头皆被弹开。

    当头一名修士见龙牙飞舟迎面冲来,三十余丈的舟身再加上这速度,若被撞上了那还了得?

    不由大惊失色。慌忙往旁侧一躲,却不想站在舟首上的张衍将牌符咬在嘴里,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兽面大刀,此时见他一躲,手起刀落,“咔嚓”一声便将他斩成两段。

    飞舟一冲而过。将其血肉撞碎,一个停滞都没有就往下一个血魄宗弟子那里冲去。

    这名血魄宗弟子不禁骇然变色,转头拼命窜逃,但哪里有龙牙飞舟速度快?很快被张衍赶上,大吼一声,吐出牌符,又是一刀斩落,将这修士连肩头带半个脑袋一起劈下来。

    一把将牌符重新抓住手中,在手中一挥,又作势欲往第三个修士杀去。

    最后一名血魄宗见张衍一个刀一个像宰鸡一样杀掉两个同门,顿时吓得心胆俱裂,连连大呼:“师兄救我,师兄救我啊!”

    李为德也是脸色大变,一咬牙,身形一腾,速度极快地冲了上来。

    张衍回头一看,不惊反喜,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笑意,道:“终于忍不住了么?”

    他单手持刀而立,仰天一声大笑,一催牌符,龙牙飞舟愈来愈快,很快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李为德追了半天,最后不得不无奈放弃,听着张衍的笑声似乎仍在耳边回荡,他气得脸色铁青,狂吼道:“小辈,我必杀汝!”

    张衍已经出去了足够远,自然是听不到他的吼声,便是听到了,也是一笑置之,有法宝飞舟在手,你能奈何我?待自己炼成玄光,再回去找此人晦气不迟。

    只是想到这里,他却又皱起了眉头,明明积累了足够的多的玄光,为什么这最后一道障碍却始终冲不过去呢?

    努力思索自己还有什么忽略的地方,细细探究其中原因。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他眼皮一跳,想到了一个十分可能的原因……莫非是神意的缘故?

    这个念头一起,他越想越觉可能。

    《太乙金书》取金火两道,这两属自有一股激烈昂扬之意,乃是锐意进取之道,而这些天来,自己却在龙牙飞舟内修行,又一路左避右躲,看似危险,实则安然无恙,心中有了退路,自然激发不起胸中必死绝斗之念。

    这样一来,神意不符,自然不能达到与玄光契合为一的境界,搅动不起风云,以至于这最后一步始终不能完满。

    明白了!

    我辈之道,在于迎难而上,破而后立!

    如今到了这一步,那就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张衍目光中射出一股决然之意,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地图,然后催动飞舟往东南方向飞去,不多时,便找了一处只有出入口而无出路的洞穴,下了龙牙飞舟,直接住了进去。

    他这是自绝后路,来一个破釜沉舟!

    李为德最多三五天便能追上来,假如自己这一步跨不过去,那便是身死魂消!

    ……

    ……(未完待续。)

    PS:  PS:说过至少两更的,so,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