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五章 龙牙之议 生死扑朔
    龙牙飞舟内三层阁台之上,张衍与谢宗元、刘韬两人围坐在一张枯藤青根桌前,上面虽然摆着三只白玉茶盏,可是杯中空空。

    此处除了灵气润胸,满溢肺腑外,也别无动人美景,倒是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意。

    谢宗元向站起,向两人一拱手,歉然道:“此处简陋,不能好好招待两位师兄了。”

    张衍一笑,道:“师兄哪里话来,苦中作乐,倒也别有一番趣味,而且我等在师兄这架龙牙飞舟上,倒是不怕有恶客来访,还需奢求什么?”

    刘韬在一旁笑道:“谢师兄这架龙牙飞舟这几日可是立了大功了,我等多次逃得性命,皆是仗此舟之功。”

    “此舟是我伯父所赠……”谢宗元叹了一声,遗憾道:“本想驾着这艘飞舟回返族中时,我便已是玄光修士,可不曾想却生出如此多的事端。”

    溟沧派中门规有定,玄光修士可乘龙牙飞舟。此舟飞遁速度堪比玄光修士,因而这十天来,谢宗元等人依仗此物,每每都能躲避李为德的追杀。

    上次安排他们去将李为德引开,就是因为有这架飞舟在手,纵是打不过,却也是可以跑掉的。

    刘韬看了一眼张衍,感慨道:“倒是张师兄好造化,结了玄光之种,回去之时,也不用一年半载,就可迈入玄光境了。”

    张衍知道,这是刘韬在变相打听自己这几日来的去向,他微微一笑,道:“那日我下得海眼,却遇到两名血魄宗子弟的追杀,被迫躲入了一处偏僻洞窟内,未曾想倒是个好去处,埋头修炼了几日,出来时便成就了玄光之种,侥幸的很。”

    谢师兄一击掌,大笑道:“哪里是侥幸?分明师兄的机缘到了。旁人却是羡慕不来。”

    刘韬点点头,但心中却不认为这只是“机缘”的缘故。

    这几日来,他们一行人东躲西藏,逃避血魄宗弟子的追杀。纵然魔穴内灵气充沛,而且又有龙牙飞舟在手,不虞被人追上,可是心中总是紧绷着一根弦,终究是不能真正静下心来修行。

    张衍只是一人。却能做到这一点,说明心性之坚韧远在他们之上,怪不得能成为真传弟子,刘韬不禁在心中自承不如。

    “张师兄,十五日这一战,你觉得我们有几成胜算?”如今三人之中,就属张衍修为最高,谢宗元便想听听他的看法。

    刘韬也是看了过来,露出倾听之色。

    张衍沉思了一下,缓缓道:“八成。”

    谢宗元惊奇道:“这么高?”

    张衍脸上俱是微笑。“非是师弟我胡言乱语,而是我等之中只要冲出去一人,此战便算胜了。”

    谢宗元一怔,随即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刘韬则是目光闪烁,沉声道:“没错,血魄宗弟子之所以要击杀我等,不过是为了掩盖魔穴外通的消息而已,如若我们中间有一人得出,他们再追杀我等,自然也就毫无意义了。”

    张衍点头道:“刘师兄所言甚是。而且门中一旦得知这个消息,定会派遣修为高深的修士来此,如果血魄宗的修士还眷恋不走,下场可以预见。”

    谢宗元赞同道:“有理。但依张师兄看,我们之中……谁出去合适呢?”

    张衍看了他们一眼,淡淡一笑,道:“这却不是我说了算,若是人人都想出去,则人人都不能出去。可如果事先说好,倾尽全力送一至三人出去的话,还有点希望,而且这也不是我们几人所能决定,没有方师兄的五火神兵圈开路,谁敢说定能出去?”

    谢宗元一想,沉声道:“不错,此事看来我等难以决断,还需寻方师兄一同商议,事不宜迟,我现在去寻他。”

    正要起身,刘韬却一把将他按住,道:“谢师兄在此莫动,我去唤他们来此便可。”

    刘韬出去后,不到一顿饭工夫,便将方震等一行人全部找来,不但如此,他还将程安和陈夫人等人一起唤来,加上原先张衍等人,此刻坐在这里一共是十人。

    待众人坐定,谢宗元将刚才张衍所说之话又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场中却是一片沉默,毕竟谁都暗藏私心,谁也不想自己是被抛下的那一个。

    刘韬见场面沉闷,便呵呵一笑,出言道:“诸位也不必担忧,留下来也不是必死,有龙牙飞舟在,不过再躲藏一阵罢了,最多半月时间,等海眼大门一开,门中必会有修为高深的师兄下来解救。”

    话虽如此,但是毕竟身陷险地,能出去自然是都想出去的。

    而且谁都不是傻子,说不那名玄光修士,单是那个只凭一头血魄便能震慑住方震的修士,肯定修为更加高明,如果是他来了,只凭龙牙飞舟就想逃脱,无疑是痴人说梦。

    方震冷笑一声,他转头盯着张衍,怪声怪气地说道:“张师兄,你是真传弟子,想必是要第一个出去了?”

    方震一说此话,虽然在场众人早就知道张衍的身份,可望向他的目光却都充满了异样。

    在众人看来,张衍身为真传弟子,如今又是他们之中修为最高之人,按照他们心中所想,自然是资格出去的,可是,他们当中又有哪一个人心中是真正甘心的呢?

    哪里知道,张衍却淡淡一笑,回答道:“方师兄何出此言?我自然是不会走的。”

    “什么?”

    众人都是一阵讶异,便是方震也为之愕然。

    张衍看了众人一眼,肃然道:“我身为真传弟子,平素在门中坐享其成,如今临战之时,又岂能弃同门于不顾,世上没有这个道理!”

    他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一时间,众人望向他的目光有惭愧,有钦佩,亦有嘲弄。

    只是方震却听得隐隐有些刺耳,感觉张衍似是在暗中讥讽于他前次在小浪山临阵退缩,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却又不好发作。

    可是谁又知道,张衍早已在心中下定决心,不修成玄光,就绝不离开此地!

    而且有韩济帮忙,那化丹修士至少在一月之内来不了这里,退一步讲,便是那名玄光修士死追着他不放,不说有龙牙飞舟,大不了他再找一处隐秘洞窟躲起来便可,他还真不信魔穴这么大,对方还能找到自己。

    这时,场中响起一声幽幽叹息,众人望去,只见陈夫人蹙着眉头,轻声道:“这几日承蒙诸位照顾,不胜感激,我此来魔穴,是为了找我夫君,如今还未找到,自是不会离去的。”

    冯铭听了这话,心中一阵热血上涌,也觉得唯有留下来方是溟沧派弟子所谓,正要开口时,却听刘韬咳了一声,“其实依我看,我等一行人,应该让谢师兄先出去才对。”

    方震冷笑道:“刘韬,我记得你是寒谱出身,何时成了谢氏的急先锋?”

    刘韬沉声道:“就事论事,我如此说,自有我的道理,方师兄何必出言讥讽?”

    方震嗤笑了一声,身体往后靠了靠,道:“好,那我倒要听听你有道理,你说吧。”

    谢宗元也是皱眉,道:“刘师弟,怕是不妥吧?”

    刘韬却正色道:“谢师兄,你是谢氏弟子,只有你出去之后我们才能安心,其他人都不行。”

    谢宗元不解道:“此话何意?”

    刘韬对着他拱了拱手,道:“师兄为谢氏弟子,将此处情形报于门中后,便是门中一时来不及反应,你也可以请动族中高手下来救援我等。”

    向来不怎么喜欢说话的程安此时突然开口,道:“此话有理。”他伸手如袖,将沉香舟的牌符递了上去,沉声道:“谢师兄,给,我等性命,就全看师兄了。”

    谢宗元却不忙着接过,而是看向方震,道:“方师兄,你以为呢?”

    方震“嘿”了一声,道:“谢师兄就拿着吧,刘韬算是说得有理。”

    他一赞成,身后几人便是不愿也只能认了。

    “好!”谢宗元猛一点头,将沉香舟一把接过,环视了一圈,郑重说道:“我谢宗元若出得魔穴,必不负诸位!”

    方震眼神闪烁了一下,撇嘴道:“只是谢师兄一人出得魔穴却是不妥,依我看,冯师弟是门中荀长老的弟子,他也可以算上一个,诸位以为如何啊?”

    “方师兄,你……”冯铭一怔,随即满脸感激之色,“师兄,还是你先走……”

    方震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有五火神兵圈在手,又有何惧之?你放心去就是。”

    张衍大有深意地望了方震一眼,笑了笑,道:“冯师弟天资出众,前途无量,的确不可轻易折在此处,此事我认为可以。”

    谢宗元看了刘韬一眼,见他并无反对之意,便道:“那就这么定了,五日之后,我等就按此法行事!”

    见已无事,方震一行人便起身离去,程安和陈夫人也不在此多留,亦是回转了自己居处。

    待楼阁中又剩下张衍他们三人后,刘韬沉声道:“方震答应的太痛快了,绝对有问题,此人量小气窄,私心又重,到时很可能弄鬼,两位师兄,到时千万要小心提防。”

    ……

    ……(未完待续。)

    PS:  PS:第二更。

    汗,写着写着睡觉了,还有更放白天,不会赖掉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