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四章 血衣虚影 三方再聚
    那名血衣修士双手负后,对方震之话似是不屑一顾,只是目光一撇,淡淡说道:“小辈,我另有要事要办,不与你做口舌之争,再有五日,便是你溟沧派海眼重开之日,希望那时你能活着出去吧。”

    说罢,他又朝张衍躲藏的地方有意无意望了一眼,伸手向后一摆。

    当即血魄宗弟子中有人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师尊有令,退!”

    四周围的血魄宗弟子闻言并不迟疑,纷纷架起法器,转身离去。

    而那名血衣修士始终站在原地不动,待在场再无一名血魄宗弟子后,又朝张衍所在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血光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看着这头血魄终于走了,方震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嘴上说得轻松,可是这头血魄居然能一击之下震退五火神兵圈,比起上次所遇见的那头血魄厉害了不止一筹,要是拼起来他没有半分胜算,此次能各自罢手那是最好不过。

    站在高处的张衍从一开始便一直紧紧盯着那名血衣修士,便是那人的目光望过来也毫不退缩,这是他故意为之。

    之所以如此,那是他认为对方明明占尽优势,没有理由就这么轻易就退走,这其中肯定有其他原因,说不定,那名血衣修士是在虚张声势。

    是以他故意暗中挑衅,想看看对方反应如何。

    直到血衣修士退去,他才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判断。

    看到那些血魄宗修士齐皆退走,他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了,如果此刻下面站立的不是方震而是谢宗元,他定会建议其立刻动手,必可给些血魄宗弟子一个重创。

    想到这里,他又暗想,今日之局,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是以明明看出破绽却也无可奈何,他没有自大到一个人力拼十数名血魄宗弟子的程度。

    可此刻若自己是一名玄光境修士,又何须有这么多顾虑?挥手之间,便能将这一行人尽数灭杀在此。由此可见,唯有自身实力才是一切根本所在。

    场中冯铭神情略有犹豫,看了眼方震,道:“方师兄,既然血魄宗之人已退去。不如我们先去接应谢师兄,也好共商下一步的对策。”

    方震哼了一声,脸上有些许不满之色,勉强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

    血衣修士带了一众弟子出去了百里地之后,才在一处高起地面的土坡上停下,似是在等着什么人。

    不多时,一条血色长虹划空而至,落地之后,显出李师兄的身影来。

    但他不是一人到此,而是一左一右带着两人。此刻他来到血衣修士面前,上前一跪,道:“师尊,幸不辱命,人已带至。”

    血衣修士面上浮出一丝淡淡喜色,他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李师兄身后左侧一名年轻修士身上,和颜悦色说道:“你便是那云琅韩氏的韩济了?”

    韩济连忙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垂首道:“回禀前辈。在下正是韩济。”

    血衣修士又看了他一眼,笑道:“好,果然是一表人才,我血魄宗向来广开门庭。你既然有意拜我为师,我自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韩济脸上浮出喜色,当即拜倒在地,道:“弟子叩见恩师。”

    见他神情姿态毫无一丝勉强之色,满意点头道:“不必多礼,起来吧。我先收你做个记名弟子,待见我了本尊之面后,再行正式入门之礼,你看如何?”

    韩济道:“一切全凭恩师做主。”

    站在李师兄右侧一人得意道:“师尊,我与韩师弟一见如故,得知他欲拜入我派,还愿意献上一枚玄血丹,便立刻发了信符,不曾耽搁半分啊。”

    李师兄一皱眉,呵斥道:“李为民,师尊问话,这里哪里有你插嘴的分?还不退下!”

    李为民不在意的一笑,似乎对这斥责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血衣修士摆了摆手,笑道:“无妨,为民算是立下一功,为德你不必苛责太过了。”

    李师兄连忙低头称是。

    “嗯,你来。”血衣修士又对李师兄招了招手,后者会意,走近了几步,低声道:“师尊有何交代?”

    血衣修士沉声道:“你今天便连夜启程,亲自护送你韩师弟到我处,此事重要,不容有失,你可明白?”

    李为德沉吟了一下,为难道:“我不在场,诸位师兄弟怕是抵挡不住溟沧派修士的袭扰。”

    血衣修士却不在意地说道:“无妨,他们被我一吓,没那个胆子再来,这几日不要去招惹他们便是,你只管将你韩师弟送来,到时我自会派人前来接应你,你尽量在十五日之前赶回去便可,记住了?”

    李为德连忙退后一步,俯身道:“为德谨尊师命。”

    血衣修士“唔”了一声,随即却是莫名一叹,道:“五火神兵圈不愧是一件玄器,你之后遇到,却要小心了。”

    说出这句话后,他原本还算凝实的身影便一阵飘摇不定,从脚下开始慢慢开始消散,接着是膝盖,肚腹,胸部,头颅,也是一路步上后尘,最终整个人消失的干干净净。

    原来刚才他硬撼五火神兵圈,虽然将其挡了回去,但是血魄中的精魂已被阙火所侵蚀,刚才在方震面前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若是方震当时能狠得下一条心,来个鱼死网破,说不定便能将在场那些血魄宗弟子斩杀干净。

    李为德见状,脸上并无异样神情,似乎早已料到眼前情景。

    李为民走到他身边站定,洋洋得意道:“怎么样?大兄,此次我可是立了一个大功吧?”

    李为德不置可否,只是说:“为民,我在不时,你定要挡住溟沧派一众弟子,万万不得走脱一人,否则先前诸位师弟却是白白死了。”

    李为民拍着胸脯道:“大兄,你放心吧,我等共有十八人,除去被我们所杀的,溟沧派弟子撑死不过十人而已,如何能让他闯过去?”

    李为德想了想,觉得就算方震有五火神兵圈在手,但要阻住溟沧派弟子一阵,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而且自己应该也能来得及回转,便又关照了一句,道:“不可大意,要多多用心。”

    李为民连连称是,“大兄你快带韩师弟上路吧,别让师尊等急了。”

    李为德点点头,对韩济道:“师弟,得罪了。”

    血色玄光从头顶冒出,将自己与韩济一起裹在其中,往空中一起,认准方位后,一闪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在魔穴另一处位置隐蔽的洞窟中,方震一行人也与谢宗元等人也重新汇合到一起。

    谢宗元将他们一行人迎了进来,各自落坐后,他道:“方师兄,那名玄光修士本来追在我等身后,却不知何故突然半途离去,我还以为他识穿了我等筹谋,本还担忧你等,现在看你们无事我便放心了。”

    坐在他身旁的刘韬看了一眼方震,道:“不知方师兄此战剿杀了血魄宗几位弟子?”

    见方震脸色有些不好看,冯铭连忙拱了拱手,出言道:“诸位师兄,可还记得初入魔穴时,那头威力奇大的血魄么?”

    谢宗元沉声道:“怎么不记得?幸亏当时被方师兄用五火神兵圈击退,我等这才能侥幸脱逃。”他眉头皱起,道:“怎么,你们又遇上此人了?”

    冯铭道:“方师兄本已将血魄宗弟子引到一处,只可惜,这人又遣了一头血魄来,且这一头连五火神兵圈似乎也奈何不得,是以我等只能……”

    说到此处,他重重一叹。

    谢宗元是个讲理的人,脸上却没有什么怪责之色,只是道:“这倒也怪不得方师兄,能全身而退,已是幸事。”

    他又看了看方震,拱手道:“方师兄,这样一来,十五日天若想闯出魔穴,当有一场惨烈厮杀,我等此刻已在一条船上,当是同进同退,往日恩怨暂且放下,你看如何?”

    方震哼了一声,拱手回礼道:“我方震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既然谢师兄这么说了,那便有什么事出得魔穴再做计较好了。”

    谢宗元和身后刘韬对视了一眼,知道方震并没有放下心中芥蒂,不过谢宗元也不怎么在意,至少他们在闯出魔穴的目的上是一致的,至于回到溟沧派中,他身为谢氏弟子,又岂用得着在意方震是怎么想的?

    就在此时,却听到洞窟外面传来一个声响,道:“几位师兄,既然有意一起闯出魔穴,师弟我身为溟沧派弟子,当与诸位共赴此战!”

    谢宗元闻言,陡然站起,惊喜道:“张师兄,可是你?”他身后刘韬、程安和陈夫人亦是一起站了起来。

    方震脸色微微一变,道:“张衍?”

    “嗖”的一声,只见一道蓝色遁光闪了进来,待光芒一散,便显出张衍身影,他微笑着向周围拱了拱手,道:“一别十日,如今却又到诸位师兄了。”

    谢宗元上下看了他一眼,眼前一亮,道:“张师兄,莫非……你已凝结玄光之种了?”

    ……

    ……(未完待续。)

    PS:  PS: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