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二章 寻由本来非一气
    曜汉老祖转回镜湖,不久又回到了那台座之上,向那季庄道人打一个稽首,道:“那张道人已是回去了。”

    季庄道人言道:“曜汉道友看这一位可能同意我辈之见?”

    曜汉老祖呵呵一笑,道:“我仍是先前之语,这一位锐意进取,是绝然不可能答应我等条件的。”

    季庄道人看了看其余人,道:“诸位意思呢?”不待众人开口,他看向玄澈、参霄二人,“两位与那位张道人也是打过交道的,若有不同见解,何不也说上一说?”

    参霄、玄澈二人自到此之后,就很少开口,因为他们早是看出来,虽然季庄道人表面谦和大度,可实际上外宽内忌,容不得不同声音,所以上次商量邀请张衍之时,他们便一直是冷眼旁观。

    二人心中明白,这人不是要听他们意见,而是看他们态度如何,哪怕这仅只是表面上的,否则何必现在来问?早前商量的时候就可以找上他们了,所以越是遮掩,反而越会引起其人疑忌,现在只需照实言说便可。

    参霄道人笑了一笑,先是开口道:“我以为此举对那张道人并无多少好处,反还要他压服那些托庇在布须天中的同道,他似不必要如此。”

    季庄道人道:“哦,只他一人能以修行,难道不是好处么?”

    参霄道人言道:“可他用不着与道友做约,亦可以继续修行,似不必多此一举。”

    玄澈道人这时沉声言道:“其余事我并不知晓,只知那张道人背后是有宗派门人的,他绝无可能断绝宗门传继之路。”

    季庄道人唔了一声,倒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和颜悦色道:“两位之言,也有几分道理。”

    他看向曜汉老祖,“曜汉道友,若这位果然不同意,那我等仍按原先计议行事。”

    虚寂之中,张衍转过身来,见那位持剑道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其人一直不正面示人,这里原因他本是能够猜到一些,在听得季庄道人一些话后,心中更是有了一个不太明朗的答案。

    不过今天他不是为追究此事而来。

    他道:“贫道今次找寻道友,是有一事想要求证。”虽与这位只是接触过几次,可他却是清楚,和这位说话无需弯弯绕绕,有什么直接动问便是了。

    持剑道人道:“但说无妨。”

    张衍道:“不久之前,贫道受一位道友之请去其门上作客,只是其后来所言之语,却是令贫道有几分疑惑。”他下来便将季庄所言,挑了些紧要的部分说了一说,又言:“贫道问一声道友,其人所言,到底有多少可信?”

    持剑道人听罢,并没有说及那些事,而是道:“道友当是见过那曜汉了?”

    张衍点首道:“不久之前方才见过。”

    持剑道人道:“我与其照面之时,曾言其人并非我所识得之人,而我有一句话未曾说,我亦非是当日之我了。”

    张衍心中微微一动。

    持剑道人道:“造化之精破散之时发生何事,我原先或许知晓,可现在已是割舍开了这些,不然也无法站在此处,除非是当时亲历之人回到此间,不然无法知悉真相。那位季庄道友言说那一位存在是大德神意寄托,还说需倾吞诸为此代偿,此事的确为真,不然我也不必出来阻他,不过这未见得定然是所有大德之念,需知每一人心思俱是不同,各位大德更是道法不一,又怎可能合于一处?”

    张衍听到这里,不觉眼前一敞,有些疑惑也是随之解开,这么看来,那一位存在之所以显化,或许是其中某一位大德所为,当然也可能不止一人,但绝然非是全部。

    说来也是,就拿太冥祖师来看,其既然安排了玄澈成就炼神,那也就没有必要再让其被那一位存在侵吞了去,否则这便是自相矛盾了。

    不过那一位的威胁也是真正存在的,季庄道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要如此做,其手段终归是针对那一位而来。

    他想了一想,道:“季庄有言,若是使得诸多同道不再追逐上境,并夺去亿万现世生灵大道之缘,便可使得那一位存在再无法恢复实力,道友以为,此事当真可行否?

    持剑道人对此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道:“这却无关紧要,若是诸位认为压制修为便可令那一位难再引动因果,那便如此做好了。”

    张衍见他态度如此随意,微微一讶,可随即一转念,也是能够理解其人想法了。

    恐怕在这位看来,此事没有多谈必要,因为季庄就算做成这等事,也是无可能永久持续下去。

    因为季庄等人并无法算到每一分天数运转,稍有差池,就会功亏一篑。

    这其实并不见得就比主动出击,打压那一位存在来的更好,只不过季庄道人本人偏向于保守,出于惜身目的,不愿意与那一位存在打生打死,所以才竭力做此选择。

    况且大德的布置又岂是这么容易破解的?就算当真推行下去,恐怕也不过是缓济一时,仍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所以无论如何做,大势都是无可改变,

    要说季庄是看不到这一点么?

    这却未必见得。

    只是其选择的是对自己有利却又不必冒险的那一条路,而并不是说此法一定比主动打压那一位的策略更为高明。

    想明白这些后,他打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解惑。”

    持剑道人对他一点头,不再多言,剑光一转,整个人霎时已是没入虚寂,再也寻之不见。

    张衍看着其人离去,这一位虽疑似少清祖师,可确如对方自家所言,其并不是这位祖师全部,不然在他说出压制诸世生灵道途之时,不会对少清弟子不闻不问,

    虽言上境大能,对现世之事宛若观画,可其当年传下道统,又在布须天内设布浑天,当也不会没有任何目的。

    他心意一转,下一刻,意识又是回到了正身之上。

    他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现在他思索的是,若是自己否决了季庄等人提议,此辈又会如何做?

    至少有一个办法可以达成这个目的,那就是掀动斗战。

    虽说炼神修士可以在斗战之中提升自己,并且随着法力对抗知晓更多大道妙理,但是想要在斗战之中直接跨越一个境关,那希望可谓十分渺茫,便是敢于这么做,对方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当初他过解真关时,若是季庄来的不是气机化身,而是正身的话,那几是无可能成就。

    当然,前提是对方能攻入布须天中。

    不过他觉得,除此之外,对方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手段,现在无法得见,这只有见招拆招了。

    他思考下来,准备拿出此事,与神常、青圣这些托庇在布须天的同辈作一番商议,看一看其等是何意思。

    身为御主,他固然可以不去问过其他人的意见,来个独断专行,可因他并未封堵自内出去布须天的门户,所以这等事实际是瞒不住的,说不定季庄等人还能借助法力波荡把消息传递至众人处,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放开来说,那么哪怕有人有不同意见,他也能提前知悉。

    当下心意一起,一道化身已是到了聚议大殿之内,随后令阵灵往各个炼神大能所在送去符书。

    送信出去未有多久,神常道人、神常童子,簪元,青圣、尘姝、銮方、秉空等人俱是到了,在与张衍见过礼后,便就各自在殿中安坐下来。

    张衍与众人稍稍寒暄几句,就将此回召集诸人来此的用意说出,同时把季庄道人所言原封不动复述了一遍。

    簪元这时听罢,先是站了起来,对张衍打一个稽首,正容言道:“多谢道友将此告知我等。”

    他可是不难看出,这等事要是做成,对张衍其实是十分有利的。

    由于炼神大能之间无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所以想要达成此事,那只能靠季庄道人和张衍这两位御主的手段维系,而这两位一旦联手,不但外部再没了威胁,还可以帮衬对方弹压内部,从此可以一直凌驾于众人之上,而张衍却是选择将此说了出来,分明是准备将选择权交予众人,这令他十分感佩。

    青圣道人冷声道:“此辈惧怕那位存在,不思如何击败,却反而想着压制同道,以求自身之苟且,此辈比之那些胆怯之辈更是令人生厌。”

    神常道人沉思一下,道:“我若不应,不知会是如何?”

    张衍微微一笑,道:“其等唯一能做之事,便是因此来伐我,不过诸位在布须天中,自无需为此担忧。”

    青圣道人哼了一声,道:“又何曾惧他?”

    神常道人沉声言道:“若是来攻,我等与道友同心合力,共抗此辈。”

    簪元道人想了一想,道:“这等拘束同辈修为之举,若无了玄元道友同意,恐怕他连自家界内之人都未必能够压制住,我以为该当回绝。”

    銮方、秉空二人也是附和称是。

    尘姝才刚刚尝到了一点修行的甜头,哪里肯现在就停下,也是出声道:“妾身亦是愿意与诸位道友同进共退。”

    张衍点了点头,道:“既然诸位俱不认同此事,那此事便是如此定下。”说完,他一拂袖,一道灵光飞起,霎时化作玉符,随那气机牵引,便往镜湖落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