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章 衰盛涨落涉天数
    张衍在察觉这源头后,发现其气机晦涩异常,连对方到底是人还是先天宝灵都无法从中辨明,要想看个清楚,要么继续推算,要么就是直接寻了过去。

    他寻思了一下,却并没有如此做。

    因为他在接触到那气机后,发现此中无有恶意,也没有具体偏向,这说明对方并不是冲着他而来的,可他要是主动上前,却反可能与对方直接起得冲突。

    在未曾了解到此僚目的之前,他并不打算出面干涉,虽然那法力波荡直接导致诸世灵机大兴,可这与他意愿并不相悖,反而心中乐见。

    但这不代表他会因此放下戒备,对方现在是助长灵机,可谁知以后会是如何?

    好在大略知晓了那源头所在后,下来只需小心提防就好,对方一旦有什么对布须天不利举动,他随时可以加以应对。

    他收回目光,没有再去多管,转而入至定中,继续调运功行,参悟大道妙理。

    倏忽一转之间,就是十载过去。

    山海界中比斗盛会此时仍在进行之中,之前那一战非但未曾造成什么不利影响,反还引得天外更多宗门携得弟子前来比斗,故是盛会范围现在也是越来越广,看去数载之内还无法结束。

    不过天机变乱也并未停止,由于怀疑那女道人那一行人是受了此等影响才会去侵袭有元尊坐镇的界天,所以诸天各派现在只要发现得了天机缘法之人,多是采取看管起来的手段,免得此辈出来搅乱局面。而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上境修士受此搅扰,心中生出异思的,但在没有上境大能推动的情形下,此辈头脑还算比较清醒,至少眼下都能保持隐忍不动,故这些年来,大体局面还算得安稳。

    张衍尽管在清寰天中闭关,可这些人心中所见所思却都在他眼底之下,但只要不是真阳大能受得此等影响,他便不会多加理会。

    这一日,他正运转功行之时,心中忽起感应,抬眼看去,见虚寂之中有一枚灵光玉符浮现,分明是某位老熟人以法力所化。

    他心念一转,当下起意一唤,此物便已落到面前,再是观注片刻,心中已是了然。

    此物乃是曜汉老祖送来的,其言是承了那镜湖之主之托,邀他前往那里一叙,说是有一桩大事需与他商量。

    张衍稍作思索,曜汉老祖前次离去之时,曾对他出言相请,他其实也有意一探那里虚实,只是此后为调运功行,所以一直不曾动身,而这回对方又是郑重来书,倒是可以顺便去那里一行。

    只是其口中所谓大事,他猜测这或许与眼下那诸界灵机大兴有关。

    至于对方请得他入那庇佑之地,这里面会否有什么阴诡算计,这倒是不得不防。似如他为布须天之主,要是外人进来,随时可以镇压在此,曜汉老祖背后之人当也是造化之地御主,在自家界天之中,当也不难做到此事,所以他此回不会动以正身,只会遣得一具分身前往。

    这样要担心的只会是对方,因为他若到了那里,要是有什么高明手段,大可以在对方那处留下一缕气机,这般未来两边若起斗战,就会起到一定作用,不过今番既是受邀而往,他自不会去做得这等事。

    在思索停当之后,他当下化出一具分身,自布须天内出来。

    上次因为找寻那残破面具之故,他早早感应到了那方镜湖所在,想要去到那里也是不难,但这回身为客人,就不必如此了。

    他将那枚玉符取了出来,只是一祭,霎时之间,就有一道气机劈开前路,他一摆袖,当下顺此而往,只是一瞬之间,就来到了那面镜湖之前。

    此地主人显也是感应得他到来,镜湖面上一阵涟漪波动,曜汉老祖自里走了出来,对他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有礼了。”

    张衍也是抬手回有一礼,他看了对方一眼,随着功行精进,他此刻也是能感觉到其人身上有几许异常。

    从那位持剑道人所说言语中可以推断出,面前这位曜汉老祖不见得就是其本人,或只是与本人有所牵连,也或许只是其正身一部,其人如此做,恐怕不单单是为了自身修行,当也有其他目的在内。

    曜汉老祖这时稍一侧身,客气言道:“道友请。”

    张衍一点头,随他往镜湖之中走入进去,只觉自身仿佛沉浸入一团温水之中,感应也是模糊一片,在好似过去许久之后,这一异样之感方才消逝不见,猜测这是对方故意设布的障碍,好使他无法察觉此间真正虚实。

    随着感应逐渐恢复,他知自己已是到了界中,稍稍辨察了一下,便发现这里与寻常造化之地大有不同,如无意外,应该是利用了某个造化至宝与造化精气相互融汇而成。

    这造化至宝与这方造化之地同源而生,照理能至这一步,已是可以超脱出来,却不知什么缘故,最后却是落得这副局面。

    曜汉老祖当时曾暗示此处不弱于布须天,那是夸大其词了,但这处地界本身根底倒是不错,在他见过的造化之地中,除却布须天,的确没有哪一处比得了此间了,且因为与至宝相合,门户也足够坚稳。

    不久之后,两人来至一处台座之前,

    那主位之上,坐着一名带有半边面具的道人,然而那面具一面却是眼目灵活,反而露出真容那一面却是口鼻僵死。

    在其之下,所座之人大多数都是他熟人。

    左边乃是羽丘、玉漏二人,其上还有一个座次空着,那当是曜汉老祖之位,而在其等对面,则是投奔到此的参霄、玄澈、壬都三人。

    那为首道人此刻见他到来,便自座上缓缓站起,其余五人也是一同起身。

    曜汉老祖呵呵一笑,指着那道人言道:“张道友,座上这一位,便是此间镜湖之主了,我等也是得他护佑,方能躲避那位侵吞之势。”

    那道人对他打一个稽首,道:“贫道季庄,见过道友了。”

    张衍淡笑了一下,抬手还得一礼,道:“原来是季庄道友,有礼了。”

    站在此人面前,他不难分辨出来,前次欲阻他成就的无面道人,便应当是其人气机所化。当然,气机化身与正身不能等同而论,可也是代表了那背后正主意愿的。

    不过他今天是来作客的,就算有什么过节,也可以放在以后再论。

    曜汉老祖道:“其余道友,想必俱是识得,我便不再多言了。”

    季庄道人一展袖,道:“道友请入座。”

    张衍一点头,到了客位之上坐定,众人也是陆续回得座中。

    季庄道人看了过来,缓声道:“我与道友有些许冲突在前,不过我如此做非是出于我本意,而是为了大局考量,不得不如此尔,道友若是知晓此中真正原委,想来也当能理解我之作为。”

    张衍一挑眉,道:“哦?那却要请教了。”

    季庄道人看着他道:“道友可知那位存在真正来历么?”

    张衍略一沉吟,道:“贫道与之有过正面交手,私下猜测,其人入世,或许是因为某种执思意念所寄。”

    季庄道人不由点头,道:“道友看得极准,”他顿了一顿,“道友当也知晓,诸位大德当日为寻上境之秘,导致造化之精破碎,才形成而今这般局面。”

    张衍微微点首,这些他在成就炼神之时便已是看到了。

    季庄道人继续说道:“可道友怕是不知,这些大德虽被造化之精破碎所牵连,一个个似是陷入了永寂,可在此之前,此辈却是不约而同做了一件事,那便是寄一意于虚寂之中,以求未来能以解脱出来。”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道:“所以说,那一位之所以存在,实则是那些大能意念寄托之故。”

    季庄道人颌首道:“正是如此,不止这般,我辈之中,只要有人功行突飞猛进,超迈于同辈之上,那便会引得这一位入世显化,只是造化之精破碎,天道缺裂,并非无有代价,这些大德自是需以身代偿,可其等若是想要回来,那这些因果便会转落在我辈乃至亿万现世之上,所以那一位存在才会侵吞诸有,要是无人阻碍,待得他把诸有吞尽,那么这些大德便又可显身而出了。”

    张衍眯了眯眼,道:“故是道友先前所留气机之所以出面阻我,便是因为这个缘故了?”

    季庄道人点头承认道:“我并非是针对道友,而是为了不令那一位存在过早现身,便那人不是道友,我亦一样设法阻止。”

    张衍听到这里,心中若有所思,这里有些事与他之前猜测相互印证,的确是能对得上了,不过他并不会完全相信此人所言,事实到底如何,还需日后继续求证。他抬目看去,道:“那么道友今日请贫道来此,是否又是为了此事呢?”

    想要让他停下功行,那是绝然不可能的,想来对方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除非以力压服,可现在镜湖虽然实力不弱,但却并不具备压服布须天这一方的能耐,当日连那位存在都无法闯入布须天中,此辈更是不用多想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