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九章 战罢山海动诸天
    虚空深处,白微、邓章二人把女道人一行人的覆灭过程都是看在眼里。

    邓章冷声道:“此辈终究不能成事,枉费我等给其等添了不少助力。”

    白微笑道:“便是不成,也是引得人道之间自相残杀,我等也无折损。”

    邓章面无表情,他虽也是人身修士出身,可自走上无情道后,就不再也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了。

    白微这时一叹,道:“对比那张道人、旦易、傅青名等辈,我等现在只能做这些小动作了,顺便等待天时变动了。”

    他认为现在人道气数太盛,在这一纪历之中,几乎难以取胜,就算他们二人直接下场,那也只会把自己搭了进去。那还不如趁着这天机变乱之际,挑动人道自家争斗,在下一纪历到来之前尽量削弱人道实力。

    他此次最怕这等小动作会惹来张衍出手,故是先前一直小心翼翼,至多只是利用法力蔽去伯白、伯玄二人感应。

    他暗自琢磨了一下,这一次张衍、傅青名等人未曾出手,显然这尚未达到其等容忍底线,那么下一次行事时只要不曾越了过去,想来当也无事。

    天岳之上,蔡长老匆匆出了藏身之地,借助阵门很快来至几日前与倪天平别过所在,他抬目往那一处高台看去,却见倪天平仍是站在那里,只是身上似无任何气机,不由心中一惊。

    他到了近前,躬身一拜,小声道了一句,“掌门真人?”

    只是等了片刻,倪天平却无任何回应,,他神情微变,上前几步,加重语声,试着再道:“掌门真人?”

    见倪天平仍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他心头直往下沉,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道一声“冒犯”,上前几步,搭上倪天平后背,然而未曾想到的是,只是轻轻一碰,其身躯就好似尘末泡影一般散开了。

    蔡长老大惊,倒退了两步,就在这时,却有声音在耳畔响起道:“蔡长老。”

    蔡长老回头一看,见倪天平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正含笑看着他。他怔了一怔,随即激动起来,“掌门真人?方才那是……”

    倪天平道:“你方才所见,不过是我往日旧身。”

    蔡长老一听之下,先是愣住,随即反应过来,面上满是惊喜之色,颤声道:“掌门去得旧身,那莫不是说……”

    倪天平颌首点头道:“凡身一去,根果既得,此回还要多谢那一位余寰道友,不然我若想入此境中,却还需数百载参修。”

    蔡长老得了明确回言,却是喜不自禁,躬身一拜,道:“恭贺掌门功成上法。”

    自家掌门这一成就凡蜕,平都教终是有了力可擎天之人,大派之称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尤其是本来教中有新旧两派之争,现在掌门有此修为,那不用与守旧派继续纠缠了,任谁在绝对实力和大义名分面前都无力反抗,宗门终是不必在老路上再走下去了。

    虽说那位葛长老天资其实也是极高,说不定未来也能有此般成就,可是要等到那时候,还不知要多久,而在这段空余时间内,倪天平早是把宗门上下理顺了,其人想要翻盘那是绝无可能了。

    他这时想了一想,道:“掌门功成,是不是要知会各大门派掌门一声?”

    倪天平一摆手,道:“暂不必做此事,我出来已久,该是回去了。”

    蔡长老顿时明白,掌门此回不想借助各派威势,要直接以己身之力解决教内之事,正色道:“是,属下这就回去召集门下弟子。”

    倪天平摇头道:“此番我会单独回返,蔡长老还是带着门下弟子留在此地,斗法盛会尚未结束,我平都教弟子难得有机会与诸派弟子比斗一场,我等何必夺了他们的机会。”

    天岳之上虽是经历了这一番冲击,可实际上真正死于这场攻袭之中的却是一个也没有,所以各派上层并没有因为此事而终止斗法,今番比斗仍是会继续下去。

    蔡长老俯身一礼,正容道:“是,属下定会照拂好门下弟子。”

    倪天平点点头,便留了一具化影分身在此,自己则是心意一转,已然遁去无踪。

    宇文洪阳与薛定缘二人在与何仙隐三人解决了方罗等人之后,因为不确定是否还有外敌来犯,所以又是回到了半界之中驻守。

    六人一直在此驻守一二日之后,忽然发现两股沉闷声响在心神之中响起,却是伯白、伯玄两位神君再度与他们神意牵连上了。

    这两位一现身,无疑说明此次大敌已退。

    孟至德起神意问了几句,这两位却言,之前无端沉睡了过去,也不知是如何一回事,料必是有真阳大能在背后做手脚。

    不过这一点不用担心,有张衍这一位太上道祖在上,若当真有山海界各派无法应付的大能出现,一定也不会坐视,或许事情也根本到不了这般地步。

    既然两位神君在上,那么已不必在此保留太多人手,故是六人商量下来,决定每人在此轮守三百载,若将来还有人斩却过去未来之身,那亦当需来此驻守,并以此永为定例。

    不过此事虽是过去,但余波却远未平息。

    此次参与斗法盛会的,不但有山海界各派,也有天外修士,这一场斗战碰撞如此激烈,又涉及不少上境修士,那自然是遮掩不住的,且山海界各派也无意隐瞒,故而无有多久,诸天万界俱是陆续知晓了此事。

    余寰诸天的修士在得知此事后,却是格外吃惊。

    在他们看来,尽管山海界有一位真阳元尊坐镇,可界中并无任何一名渡觉修士,所以给其等感觉,便是若无这位元尊,山海界并无法与他们任何一天相抗衡。

    然而这一次山海界修士表现出来的战力,却是大大出人意料,由不得他们不正视。

    要知此次侵袭之人,除了六名渡觉修士,还有十余名凡蜕修士,这已是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了。

    可以说,余寰十九大天,真正能够抵抗这等势力侵袭的,也没有几家,本来这次侵犯山海,若是那位元尊不曾出手,那么当是毫无悬念,结果这主动进犯一方却是全数覆灭,竟连一人也未能逃了出来;而与之相对应的,山海界之中据说无有一人因此番斗战受得损伤,两者一比,可谓高下立判。

    青华天,青碧宫正殿之内,彭长老坐于上首,下位坐着关隆兆、凤览二人。

    彭长老沉思道:“这次袭击山海界之人多是我余寰修士,我青碧宫当遣使前往,对山海同道告歉一声。”

    余寰各天虽是互不统属,青碧宫也只要你界内行那善功之法就不来管你,可名义上诸天仍是以青碧宫为首,故此次之事虽与他们无关,可既然所有入掠之人都是余寰修士,那总要打一声招呼的,这般两家脸面上也过得去。

    凤览道:“稍候不妨由我亲自往山海界走一回。”

    彭长老点点头,看向关隆兆,道:“关长老可曾查证此辈身份?”

    关隆兆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碟,道:“此辈身份名姓,背景来历,俱在其中。”

    彭长老接来看过,不觉皱眉,此辈竟是来自于不同界天,乃至不同门派,甚至还有几人是邪派中人,从过往行迹来看,彼此之间根本无有任何交情,此次居然能够一同联手对敌,着实让人费解。

    不过联想到此辈敢于去攻袭一个有真阳元尊坐镇的地界,细思下来,这背后也一定是有元尊支持的,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也只有真阳元尊之力,才能将这么多不同派别之人聚到一处。

    他想了一想,收好玉碟,道:“那件事查的如何了?”

    关隆兆神情严肃道:“近日又有两名弟子宣称见得未来变化,其中一人说能见至千年之后,而另一人与前番看押起来的散修相同,言称是某位上境修士转世,随着天机变乱,我疑此等人物会越来越多。”

    凤览嘿了一声,道:“这还只是我等发现,不知还有多少人明明见到了许多,却对此秘而不宣。”

    彭长老哼了一声,沉声道:“传命下去,着各界驻守盯牢各天天主,若有异动,需及时上禀。”

    此次进袭山海之人,是否受得天机之扰尚待确认,可若连渡觉修士都会如此,那难说余寰诸天之内是否有天主受得蛊惑。一界天主若是出得什么变故,那么界天之内的善功之法就可能会受得极大影响,这是他们绝不能容许的。

    张衍坐于清寰宫中,山海界中前后情形,诸天万界各派人心变化,乃至后来白微、邓章等人一言一动,这所有一切,都是一无遗漏显于他感应之中。

    这回他放任这两人行事,并不插手干预,就是要借此辈之手搅动因果。

    由于如今诸天各派都在昆始洲陆之上立足,并且与本宗往来频繁,此间可以说已被纳入了诸天万界之中,所以引动玄石之因果已不再单单局限于此了,

    当然,现世终究只是现世,不过是寄驻于布须天之上的,故而玄石若现,最后仍只会出现在昆始洲陆,而不会落在别处。

    他暗自推算了一下,玄石已是隐隐有入世之兆,但距离真正现世,当还需一段时日。

    不过现世之内诸般变化,对他而言终究只是小事。

    他一抬头,目光望去虚空深处,随着一直以来的不停推算,他此刻已是隐隐约约捕捉到那股搅动诸天气机源头所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