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八章 气落半天执妄消
    方罗在现身之初,本以为凭着自己这边三人合力,不难剥去天岳外围禁制,而一旦冲入驻地内圈,那么其中各派精锐弟子就只能任由他们宰割了。

    只是在他参与入进攻之后,却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禁阵坚牢异常,而且重重叠叠,打散一层又是一层,并且后面明显还有多名凡蜕修士在以法力支撑。

    他乃是渡觉修士,若是在心无旁骛的情形下,只要给他十日左右,就可破开这些阻碍,可问题是他并没有这么多时间。

    早在动手之前,他就确定连季山坚持不了几日了。

    等到收拾好其人的山海修士转回,他哪还有什么机会去分心对付天岳?

    他心中忖道:“终归还是急切了一些。”

    不过他倒不后悔,因为他自认要是继续等在那里不出手,那么天外那些同道肯定只会保持观望,而现在说不定其等已是往他这里过来了。

    他这番想法也并没有错误,甚至推断也算是基本正确,唯一失算的,就是没到女道人一行人根本没能够侵入界中,在界天之外就已是折戟沉沙了。

    而由于他与此辈之间一向是通过连季山传递消息的,所以对此情况仍是一无所知。

    不过他感应之中,仍是隐隐有些不安预感,于是起得神意推算了一下,却发现天机扑朔一片,什么都看不出来,这更是让他感觉不妙。

    心下寻思下来,认为当先寻一个退路了,便将法力分出一部,留了一个分身在原处,自己则是转运功行,躲去一边,要是情形不对,那么就立刻破界遁走,只要到了虚空之内,那任谁都阻拦不住他了。

    他本以为至少还要一二日后才能见得分晓,可事机发展却是出于意料,才是半天过去,就见穹宇之上天壁一开,五道人影出现在了那里,而后数道目光略过了那道分身,直接往他身上投来。

    方罗心中咯噔一下,他立时认出其中何仙隐三人,这几人出现在这里,还是从界外而来,这本已是说明了一些问题。而现在被这几人盯住,想要破界离去那已然是无法做到了。

    天中五人这时缓缓遁身下来。

    到了方罗近处,薛定缘走了出来,对其打一个稽首,道:“这位道友,你等外间援手已然覆灭,现如今只剩下你等三人,已是做不了什么事了,还是束手就擒吧。”

    方罗犹豫了一下,他倒不是怕对方诓骗自己,而是这一停手,自己生死就只能任由对方决定了。

    郭举赢冷笑道:“两位道友何必与此人多谈,只他们三人岂能与我辈相争,不妨直接拿下。”

    正如薛定缘先前所想,他既然动了手,那就不会让此回入略山海界的余寰修士回去,尽管知晓三人就算放弃了抵抗,山海界各派也不会轻易将之放过,可要是能将其等打杀在这里,那岂不是更好?

    薛定缘以神意传言道:“几位稍安勿躁,这几人便是愿意束手,我等亦可保证,不会再让其等回得余寰诸天。”

    这里虽说是在浑天青空之内,并且还有一件从未动用过的护持法宝,可这么多上境修士斗战,不见得能万无一失,若能兵不血刃将此辈拿下,那无疑能将损失减少到最小。

    郭举赢得他保证,点了下首,便不再说话了。

    方罗念头数转,此次他虽然没能亲手杀死哪怕一个山海界修士,可在那片迷雾笼罩之下,他能肯定因己方而死的山海修士当是不少,其中肯定不乏大派弟子,他不认为山海界修道人会因此放过自己。

    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是没有谈判的资格。

    他抬头看来,道:“要是贵方肯放开界空,放我等离去,我等绝不在此停留,亦可将事先布落下来的手段尽数撤走,贵方要是不愿,那也只好在此与诸位决个胜败了。”

    薛定缘摇头道:“方罗道友,你等已是毫无胜算。”

    方罗故作轻松道:“虽是如此,可我两边若是争斗起来,就怕山海界承担不起这等损失。”

    薛定缘淡声道:“好话已是说尽,既是不愿,那各凭手段了。”

    方罗一怔,他没想到山海界这边态度如此坚决,他本以为能讲些条件,现在看来是无有可能了。

    宇文洪阳见已是无法用言语劝服对方,冷然一扬袖,轰然一声,一道昏黄河流在身外旋绕展开,随此物一出,似是诸物变得晦涩沉滞起来。

    方罗一望见此水,顿觉一股昏沉涌上脑海,心思意识逐渐模糊,这般用不了多久,就会坠入无知无觉之中,好在他斗战经验也不少,立刻转挪根果,从这等状态之中摆脱了出来,又及时将自身法力放开,与那已是轰然袭来的水流挡下,同时心中呼喊英、陈二人上来助战。

    同一时刻,魏子宏在殿阁之中只觉整个天岳震动了一下,随即这等动静越来越大,脚下所站的这处殿宇更是晃动不止,好像随时就要崩裂一般,知道是两边交上了手。

    可他依旧维持着镇定,现在天岳禁阵各处阵眼有各位凡蜕上真负责镇压,只要此处没有被彻底破开,那便无需担心。

    而且因为外围乃是浑天青空,所有法力余波都是可以送渡到其余浑天青空之内的,且也不必要将两边碰撞时所激发的力量全部封堵在内,只要起得削弱作用便好,就算泄露出去一些,以山海界表面这几千年修筑的禁制也足以承受得住。

    只是两日之后,他就感到那数股激烈沸腾的灵机平息下来,他迈步来至外间,负手往上空望去,道:“事了矣。”

    山海界半界之内,孟至德对再度回到此间的何仙隐三人打一个稽首,道:“此番多谢三位援手了。”

    郭举赢笑道:“孟道友言重,同脉有难,我等岂能不伸手相助,况且贵派掌有祖师所传之物,便无我等,此辈也难以撼动山海界。”

    通广道人摇头道:“也不知此辈哪里来的执念,非要与山海界过不去。”

    孟至德沉声道:“诸天万界灵机大兴,天机却是因此变乱,有许多人难免心生执意妄念,下来这等事当不会绝迹。”

    郭举赢也是点头,他打一个稽首,道:“来敌虽退,贵方想来还有不少事机处置,我等就不在此相扰了。”

    孟至德道:“也好,现下不便待客,改日当登门致谢。”

    两边客气了一番,何仙隐等三人就遁身破界而去。

    孟真人看了一眼身后,此回来敌虽除,可山海界这边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每一个所开辟出来的界域其实都是从山海界中借取而来的,虚元玄洞一旦运使,都是将一界之地彻底化为虚无,等若是将其彻底抹去了,所以对界天根本也有一些损伤。

    不过这总比在山海界直接交手来得好上许多。更何况,秦、岳两位掌门现在都在尝试突破境关,只要有一位能够成功,入至真阳境中,那么这些都是不难弥补回来的。

    天岳之上,此时雾气已是散去,可以看见一个个修道人盘膝坐于原地,但是其中大多数已然断绝了气息。

    各派长老此刻见得这番场景,纷纷开始出来找寻自家沉浸在迷雾之中的弟子,然而结果却是让人痛惜不止,虽最后也不是没有侥幸过关的,但真正能挺过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看到这般景象,起初有意借此磨练自身,却被门中长老阻止的弟子都是暗暗庆幸,这等心关,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

    少清驻地之内,李函霄忽然睁眼,只是整个人精神气象与方才已是截然不同,好似身上蜕下了一层旧衣,

    他这时转过头来,看向盘膝坐在那里的一个人影,道:“江道友?”

    江名堂却是没有回声,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然没有了气机。

    李函霄轻叹了一声,他感应了一下,此次来参与斗剑的少清弟子有不少,但是现在仍是保有生机的,却只剩下了一半。

    少清派弟子本就稀少,此来斗剑的有不少更是门中俊秀,这等损失不可谓不大,但是得以存身下来之人,包括他在内,将来无疑可以取得更高成就。

    鲁知培惊魂未定的从少清驻地之下的禁阵内走了出来,成功苟活了下来,他本想上去感谢一下那名少清郭姓弟子,顺便维系一下交情,可结果却没有见到其人。

    他打听了一下,却是吃惊发现,这一位最终没能过关,生机已是在那片迷雾之中耗尽了,然而在他记忆之中,这一位最终却是渡过难关的,一时之间,心中生出了不少疑虑。

    他明明记得,这位日后成就不小,念至此间,他不由怀疑自己所见到底是否真实了,可再是一想,若自己所知只是虚幻,那么也不可能凭空知晓这一位的名字,或许是后世以讹传讹,也或许是转世重修之后再借用了原来名姓,毕竟他也是只是听人传言,并没有当真见过这一位。

    这么一想,他不由定下心来,随即又隐隐生出了几分兴奋,这番危机已是过去,下来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