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七章 荡洗浊秽复界清
    婴春秋一直在界中持剑以待,就在那女道人方才欲动,还未曾落下来时,他却是先自有了感应。

    当即凭剑观照,所有气机落处尽现眼中。

    他立将太卓玄清剑祭动,这一剑斩落下来,顿将那一缕未来可能渗透入山海界的气机斩断,断绝了这一个变数。

    而与此同时,身上法力也是去得不少,但这与纯粹用己身法力推算对手相比,耗用却是天差地别,况且他还有紫清大药用以补益,足可保证无有一丝一毫气机漏了过去。

    女道人方才身在天外天时,虽可以起神意与同辈交言,可他们并不知道世间到底是何情况,所以也无法做出准确推算,只是在落去那一瞬间,感觉自身好似少去了什么。

    她不及分辨,已然落在了一处界域之中,立知这里仍然只在半界之内,唯有突破这一层屏障,才能入到山海界中。

    她为避免方才那等情况再现,明白自己绝然不能留在一地,决定立刻转挪出去。

    然而她却并不知晓,孟至德在大鲲赢妫相助之下,早是化出分身,同时渡入每一个开辟出来的界空之中,故是不论她落在哪里,结局都是一样。

    就在她方才试图破界出去时,那股令人战栗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先是天地止顿,然后万物破碎开来,旋即眼前一黯。

    下一瞬,意识又一次回到了天外天中,而此次却是寄入了二劫法身之上,这说明她那一劫法身也是永远被毁去了。

    女道人顿时惊怒无比,同时又有些惶恐。

    她不过是渡过二劫,在接连被毁去两具法身之后,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具,要是此身也是消亡,那么她就被彻底杀死了。

    她不知道山海界之人到底掌握了什么法宝,可在那物面前,连转挪神意也是无用,这令她空有一身庞大法力,却是毫无用武之地。

    这刻已是进退两难,若再是降下法身,却是惧怕再遭同样下场,可若不去,无疑会渐渐迷失于虚界,无法再入世间。

    她想了一想,当即神意转入莫名,见得那两名道人,言道:“两位道友,方才我法身落去,却又是被山海界之人用相同手段灭去,事先推算之中,天机之中曾出现一丝变数,想来这就是对面所操持的宝物了,这回是我低估了对手,倒是连累两位了。”

    其中一人道:“道友不必说这些,此番攻袭山海,乃我三人一同所做决定,现下唯有同舟共济,才能共渡难关。

    另一人道:“舒道友说得不错,尽快破局才是正理,道友两次与那物照面,不知可有对策么?”

    他们在不受异念蛊惑之时还是十分清醒的,知道现在事情到了眼下,互相推诿埋怨对解决事情毫无帮助,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解决眼前难题。

    女道人言道:“方才渡入下去时,感应到开辟出了不少界域阻我去路,其等是想以此阻拦我进入山海界中,可不管手中到底掌握何物,绝无可能做到每一处界域同时运使,故是我需与两位一同落去,这般对方就无可能同时对付我等三人了。”

    两人都是沉默不言。

    他们都是清楚,就算女道人推断为真,他们只要降落世间,那么三人一定有一人是会被对方针对的。

    只是他们俱是渡觉一劫修士,驻世法身被毁,只剩下最后一具法身,要是被那物卷入,那就是神形俱灭了。

    可似乎前进还有一丝生机,躲在这里那是必无幸理。

    尽管知道这个道理,可毕竟事涉生死,两人也是迟迟无法做出决定。

    女道人继续说道:“我三人下去,只要有一人闯入山海界中,那么山海界修士就不可能再动用此物。”

    其中一人道:“事到如今,道友还是想着对付山海界之人么?”

    女道人知道他们心气已沮,就算三人都是能够完好无恙的突破入山海界中,恐怕想得也是如何离去,而不是留下与山海界修士拼杀。

    她道:“当然非是如此,诸位想必与我一般,在来此之前都将一缕神魂留在了洞府之中,我等可以做一个约定,无论谁人出去,都要设法送渡不曾脱身的道友转生,并护其入道,不论转过几世,都需庇佑其至再度斩去凡身为止。”

    两人稍作沉思,这几乎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故都没有太多犹豫,当场同意下来。

    在意见统一之后,三人当场就立下约誓。随后再是稍作商量,就把意念一转,将最后一具法身落去世间。

    山海界内,婴春秋一直把神意停留在太卓玄清剑上,可忽然之间,他神情却是凝肃了起来。

    这一次他看到有三股气机渗透入山海界中,说明对方将会是三人齐至,他一引法力,接连挥出数剑,将之杀灭,到此还是不停,又借剑看到三人落处,这几个动作下来,他耗损也是极大,便与众人招呼了一声,当即盘膝坐下,化用大药,以此尽快回复法力。

    片刻之后,有三道金光从天而降,分别去往不同界域,由于虚元玄洞只能一次扫荡一界,故是只能一个个料理,而那名女道人无疑是重中之重,而另外二人则需稍加阻延,这等情况六人早在神意之中便就商量好了对策,在感得其等落处后,沈柏霜、乐羲容、宇文洪阳、薛定缘四人便分作两路,遁去另外两名道人所在。

    而在此刻,孟至德留在某一界域之中的分身感应得那女道人到来,心意一转,虚元玄洞已然浮于身侧,而下一刻,整个天地当即被此物吞没进去,直至化为虚无。

    而另一边,其中一名道人身躯方才出现,就见一道剑光疾劈而来,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危险预兆,他能感觉到,自己若挨此一斩,那必无幸理,故是不敢有丝毫迟疑,赶忙转挪根果避去,

    本拟可以暂缓一口气。然而那剑光却是在身侧来去不停,不但如此,还感觉到另有一股气机隐隐罩定在自己身上,无奈之下,冒着暴露根果之危,不停转挪,以求避过。

    可这样一来,他却是被生生拖在了此间,某一刻,他忽然发现两名对手气机发生了极大变化,似从极盛骤然落至最低,这分明是正身已是不在此处,只留分身犹存。

    他顿时恍悟过来,暗道不好,然而不得他抽身退走,整个界天已是被一股无可抵挡的力量卷入了进去,随后所有一切都是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孟真人在解决了此人之后,就将意识投入到了最后一处交手之地中,随即将虚元玄洞接引过来,并道:“两位道友,可以退去了。”

    宇文洪阳、薛定缘二人当即勾连上了大鲲神意,借其法力之助,登时挪转了出来。

    场中那最后一名余寰道人才是把法身降落下来,便陷入了薛定缘所营造的蜃境之中,尽管没有多久就被他所识破,并从中闯了出来,可随后却是陷入了冥泉之水的围困之中,同样也没能从此方界域之中闯了出去。

    孟至德在二人退走之后,把法力一引,又一次将玄洞引发,整座界天毫无悬念的崩塌了,连带那道人也是一同埋葬其中。

    他意识再度回到正身之上,沉声道:“来犯之敌已是尽诛,唯有连季山等辈仍是未除,未免变故。需得尽快了结。”

    诸人深以为然。

    六人再是商量了一下,为防还有人敌来袭,孟至德、婴春秋、乐羲容、沈柏霜四人决定暂留下来,并请得宇文洪阳与薛定缘二人回去剿灭此刻还在后方作乱的连季山等人。

    宇文洪阳和薛定缘受得请托,立刻就往那处浑天青空而来。

    连季山在三人及禁阵围攻之下,摩天宫台此刻早已是崩塌,甚至驻世法身也被打灭,此刻已然降下了一劫法身在做最后挣扎。

    何仙隐三人则是极有耐心的将其围在其中,不断借助阵法消耗其法力神意,不给其任何拼命机会,此刻就算没有人干涉,大概一二天内,他们也能将其收拾了。

    宇文洪阳与薛定缘一到,先是与三人打了声招呼,随后一并加入了斗战。

    连季山此刻所拥有的法力远高于在场所有人,但是在禁阵压力之下,他并没有办法将所有力量用到正面,颓势已是明显无比,现在又有两人掺和进来,他立时抵受不住,忍不住再度转挪根果。

    何仙隐等人早是算定他根果所在,这刻见他再度祭动,哪会跟他客气,三人法力同时发动,他们虽是分属不同宗派,可是功法源头却同是来自于太冥祖师,故是无比契合,但见无边水潮从虚空之中生出,自上下四方围拢而来,再往中间一合,连季山就被淹没了进去。

    薛定缘可以感觉到,自法力水潮合拢那一刻,此人气机便已不存在了,显然已被三人消杀,他打一个稽首,道:“多谢三位了。”

    郭举赢道:“哪里,贵方界中当还有大敌,我等既来此,也该有始有终,当与诸位道友一同荡平此辈。”

    薛定缘心中明白,这三人现在如此积极,可不仅是对方口中说得那个原因,而是因为要让方罗等人走脱,可能就会怨恨他们坏了其等之事,所以想将此辈彻底杀灭,这样回去之后就再无后顾之忧了。他颌首言道:“那就劳烦三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