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六章 化归浑宇回先天
    孟至德、婴春秋等人看了过去,只见一头形若大鱼的凶怪出现眼前,那股凶戾之气就是自其身上散播出来的。

    山海界各派这些年来往来穿渡各界,自不难认出这是一头“恶尤”,对方驭此凶怪到此,目的可谓昭然若揭。

    凶怪背上站着十多名修士,为首三人笼罩在一团光亮之中,身影样貌分辨不清,具体修为也无法判别,但从气机上看,无疑都是渡觉修士。

    至于身后那十余人,有一二人与他们功行相仿,而大多数却还远有不及,可无一例外,俱是斩却凡身之辈。

    六人看过之后,就略了过去,这些人中最为危险的还属那三位渡觉修士,也唯有这三人能给他们带来足够威胁。若是这三人不在,只对付其余十人,实则并不如何困难。

    这处半界十分坚固,其上设布了无数禁制,算得上是山海界外一道屏障,哪怕没有伯白、伯玄二人,也能将绝大多数试图侵入界中的虚空生灵灭杀在此。

    事实上,这两名神君只有在面对一些格外凶悍的虚空生灵时才出现,对于那些层次不高的,只会交由山海界修士自行面对。

    但这一层阻碍,在面对渡觉修士时毫无疑问形同虚设。

    孟至德沉声道:“敌踪已现,诸位,我等便按先前计议行事。”

    其余五位上真都是稽首言是。

    孟至德手中托出一物,在出来一瞬间,好似一切物事都被吞没进去,便是此刻他拿在手中,能感觉到那里有物存在,但却无法望见。

    此是溟沧派镇派之宝虚元玄洞,。

    面对三名渡觉修士,还不知对方到底成就了几劫功行,与之硬拼显然是很不明智的,所以这一次,他们决定并不与对方比拼正面,而是利用这镇派法宝来摧垮对手。

    可以说,这一回所有谋划都是围绕着此宝而定。

    当初在动用此宝与敌交战时,因为修为所限,至多也不过解开二层封印,而如今因为功行不同,所以再无这等限碍,此刻已然是解开了三层封印。

    一旦引动其威,可将一界之地化为虚无。

    由于此宝威能过于宏大,连御主也未必能够保全,所以持宝之人正身必得在发动之前及时撤出。

    孟真人当即化出一道法力分身,由其持拿那镇派之宝,随后对大鲲赢妫道:“赢真人,有劳你送我等离开此处。”

    赢妫闷闷回应一声,其把头尾一摆,顿时消失不见,瞬息间便带着众人从这半界之中撤了出去。

    那女道人见六人齐齐退走,却是以为山海界这几人见得自己这里势大,发觉无力抗衡,所以不敢与他们交手。她目光一转,便望到了真人那具分身,可方才看有一眼,心中却是没来由升起一股悚然之感。

    她不由一惊,虽不知那是什么缘故,可却十分相信自身感应,立起神意传言道:“速速离开此处。”

    可便是渡觉修士,想要在瞬息之内离开这一界,也是无有可能办到的。

    下一刻,这一行人便觉自己似被一股莫名力量攫住,自身连同外间天地都是陷入了停顿凝滞。

    在女道人和另外两名渡觉修士的神意之中,不管是自己身躯还是身周围的清气灵光,都仿佛变作了最为华美的琉璃雕像,一动不动立在那里,而后从身外光华到身上衣角,都是同时均匀碎裂开来,由残片化为细屑,再由细屑化为虚无,最后彻底归入寂暗。

    孟至德此刻与其余五位上真已是退至山海界内,他心意一动,虚元玄洞已然是转回至身畔。

    这镇派至宝可吞化一界,在此般威能之下,只要不能跳脱去了界外,那么就一并被囊括其内,任你如何挪转根果都无用处。

    可以说,此行来人,也唯有那三名渡觉修士可以避过此等威能,因为修士只要渡过一劫,那么除了驻世法身之外,在天外天中还另有法身,渡去几劫,便会存有几具,且一具比一具来得法力宏大,哪怕驻世法身被毁,也还可再降下一具来。

    好在这里也不是没有缺点可以利用,因为你便是再降下法身,也同样也只会落在原处。

    虽是半界被毁,可不难再重塑一处出来。

    但因此界其实也是寄托于山海界之上的,所以此辈有落于山海界内的机会,故是这般做未必能保证万无一失,这里就需要同时营造出诸多半界,而此等界天的数目越多,则越能减少其侵入本界的可能。

    这等事只靠他们六人是不够的,好在此前也是早有安排。

    孟至德稍作感应,在察觉到此回来犯之敌的气机都是暂时消亡不见后,就对大鲲赢妫言道:“赢真人,劳你再费心一回。”

    大鲲赢妫稚嫩声音在各人心中响起,道:“我来,我来。”它身上气机一放,便将此间六人与山海界中其余凡蜕修士的气机都是并合到了一处。

    孟真人见此,就又向所有人传去了一道意念。

    溟沧派渡真殿内,左殿主宁冲玄负手站于一处高耸兀立的玄岩之上,在他身外,无数气机如狂风暴雨一般围绕在身侧,隐隐可见其中有无数极微极细的剑光飞舞,此间如同一个大涡旋,将界中灵机不断牵引入内,而后再是吞没不见,除其自身之外,无人知晓这些灵机到底去了哪里。

    此刻他似感觉到了什么,心意一转,只是一瞬之间,所有狂暴气机顿被抚平下来,化作和风细雨,小界之中的天地万物也是变得清朗明澈起来。

    他仰天望去,少时,一道气光自身上冲天而起。。

    翼空洲,清羽门。

    凤鸣峡中连天虹,跨飞桥,华光道道,彩芒纷呈。

    清羽掌门陶真宏正端坐天羽之上讲道,在他四面,有清瀑流淌,泊泊之声中,氤氲气雾在半天中聚成灵云,好若华盖,身旁天鹤盘旋,鸣声阵阵。

    下方通达外海的龙池之中,一头头龙鲸在汪洋之中恣意起伏,无数灵禽时而停居其宽厚身躯之上,时而成群结队从其顶上飞掠而过。

    随着他声音回响于清旷天宇之中,亦有诸多玄妙异景因此显现出来,坐于两崖之上听道的弟子无不是心神沉浸其中。

    而在这时,他若有所觉,微微点头,便一摆拂尘,一枚清羽飘飘而上,不旋踵,就已是没入天际,不知所踪了。

    紫英洲晓微湖上,掌门云素菡正身正漫步于烂漫花丛之中,似在思索着什么,忽然心有所感,一抬头,暗道:“开始了么?”

    她随手从旁处抽出一截花枝,意注其上,须臾之间,随着一股香气散发,已是有一朵鲜花自上盛放开来,她把此花往天中轻轻一送,就任其飘飞而去。

    天岳之中,魏子宏也同样是收到了孟真人传念,他道:“此辈已是入彀,时机已至,该是我等出力了。”

    他走前几步,起法力往阵禁中枢灌入进去,少顷,天岳之上便有重重叠叠的禁阵灵光显现出来,霎时将原本围堵在外的光膜冲开一处处缺口,天岳之内的凡蜕修士感受到此等变化,立时将自身气机由此送渡了出去。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山海四方四域,各派未曾到来的凡蜕修士也都是有了反应,一股股法力气机皆是冲去天外!

    孟至德、婴春秋等六人在感应得这些气机之后,立起意念指引,令其等于山海界间隙所在开辟出了一方方界域。

    一时之间,这些界域好似浮动在山海界表面的气泡一般,成为阻挡在本界前的屏障。

    不过就算这样,仍不能说是高枕无忧,因为对方足有三个渡觉修士,只要其中有一人法力漏至山海界中,其人就可以侵入进去,并将另外两人也是接引入内,要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那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损失,所以必须将这漏洞补上,万万不能给对手半点机会。

    可除非能算定对手未来,否则很难做到这一点。

    但想看到同辈之未来,需得付出无数神意法力,并需再设法斩灭那所有未来,方才能把握住那唯一可能,可这等代价在场之人却无一承担得起。

    好在他们也无需如此做。

    婴春秋此时把袖一摆,将太卓玄清剑横与眼前,此剑能照见那一线未来,以他如今修为,祭动此剑根本之时,根本无需耗费太多法力,一旦发现对方气机有落去山海界的迹象,就可提前将之斩断。

    只是在做好一切布置好后,众人却发现对方迟迟不见有法身落下,显是此辈也是忌惮虚元玄洞,不敢随意落下。

    他们也是不急,要是对方长久不把法身落至世间,那么就会迷失在虚界之内,再无法在人前显化,这般等若将之杀灭,所以拖延下去,明显对他们是有利的。

    天外天中,女道人在发现自身驻世之身一瞬间就被打灭之后,也是惊怒不已,她不知道那究竟是何物,可也是分外忌惮,在不知道这等手段山海界还能动用几次的情况下,她不敢轻易降下法身。

    于是遁入莫名,起神意推算了一下,可是耗费了不少法力下来,可没有办法能够完满解决此般困境。

    或许将气机渡入山海界之中是一个办法,因为对方不可能连自家修炼地界一并毁去。

    可她算来算去,发现这里纵有破绽,对方未必没有办法提前堵上,

    渡觉修士虽然法力高于凡蜕三重境修士,可从根本上而言,与后者仍是处于同一层次之中,并未超脱其上,虽是可以找出一定漏洞,但想要算定所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便只能靠自身昀殊了。

    只她也不可能在此停驻太久,这里终究不是没有机会,于是心意一转,那一劫法身便自落去世间。

    …………

    …………